其實在2月初,旺報就已經報導北京拆遷許多藝術園區,並且轉型諸如電子城等消息,到月底,藝術家大規模抗爭,也爆發衝突、暴力事件。

有趣的是,我們BLOG也蒐羅過一些關於對岸諸如北京搞文化園區的新聞,大概在2006年前後,諸如天下、遠見等,都大幅報導過這樣的消息。在當時,是搭配著視覺藝術產業,也包括交易市場有多少個億,北京又要這樣那樣開發創意產業等消息一起的。
案例也援引過紐約東村。

文化創意產業 台灣空轉 大陸火紅
http://ccindustry.pixnet.net/blog/post/2506498

北京8大新文化創意產業區將形成 包括新媒體基地
http://ccindustry.pixnet.net/blog/post/2506588

北京798 藝術重鎮銅臭瀰漫
http://ccindustry.pixnet.net/blog/post/2506588

台北後至 華山創意區動起來
http://ccindustry.pixnet.net/blog/post/12511260

四合院變時髦餐廳 京城新「名片」
http://ccindustry.pixnet.net/blog/post/2506543

文化產業登陸 兩岸各有盤算
http://ccindustry.pixnet.net/blog/post/10626989

陸文化產業園區 仍在起步階段 北京大學首度大規模調查出爐
http://ccindustry.pixnet.net/blog/post/25764899

文化是個好生意。


其實滿可惜的是,最近報導的消息比較多針對的是衝突細節。倒是這幾次見報的消息,值得注意的是幾個句子:
「北京的開發腳步之快,瞬間推落了這不到兩年的藝術花叢」;

 

「曾獲美國《時代》雜誌評為全球最有文化標誌性的798藝術區,也因被規畫為「電子城」,而面臨拆遷的命運」;


「土地是國有的,使用權是鄉里的,他們透過出租大片土地來獲利」;


「當初大部分工作室的開發都不是正規的。都是鄉里點頭,找些所謂的開發商,鑽政策的漏洞。」;


「我們一直在提倡創意文化產業,但並沒有考慮到藝術家才是其中的主體。」;


「而在馬路看來,創意文化產業似乎更鼓勵做動畫影視和遊戲,「那些可以很快賺到錢,但像我們畫一張畫,並不能隔天就賣到錢的。」」


都滿有啟發性。

先前我們也一直提出,大陸這幾年紅火的文創,到底葫蘆裡賣什麼藥?不知道。不過「飆節慶、瘋園區」的事情倒幹了不少。

最後一句馬路的話,十分值得思考。創意文化產業,無法迴避必須獲利的問題,相信政策單位推動,著眼點也是這個,這一點當然藝術從業者也心知肚明。幸好台灣效率低,炒作不如大陸熱烈,所以還不至於出現類似的消息。但不見得沒有一樣的問題。台南,也有動漫園區呢,台北新莊不也要蓋一座(不過當時的文建會主委、縣長現在好像...)?
無法迴避靠創意文化獲利,那就需要積極的面對、構思如何獲利。藝術家們也知道畫一張畫賺不了錢,那就涉及到總體產業組合的問題,甚至,藝術為何不能透過影視和遊戲轉出產值?

台北縣打造大新莊數位娛樂產業聚落 遊戲、動畫產業求才若渴
http://ccindustry.pixnet.net/blog/post/24892669

大師齊聚台南 催生台灣動漫基地
http://ccindustry.pixnet.net/blog/post/25537182

拆遷園區,意味更高層次的思維還不夠,把藝術、文創產業跟什麼電子城、影視/遊戲通通攪拌在一起,每季看財報,表現不佳、炒作不起土地的就幹掉。藝術當然第一個被幹掉。

下面這些新聞十分重要,也十分具有思考性。大陸這隻烏龜比台灣這隻兔子先跑到了終點,但終點是什麼?

===========
拆哪!藝術區拆遷越演越烈 藝術園區將化為烏有 暴力事件封鎖中

2010-02-24 旺報 【記者黃奕瀠/綜合報導】


圖為藝術家以藝術展形式表達對強拆遷的不滿。(取自網路)
 
     北京藝術園區拆遷的問題越演越烈,前日凌晨,包含日本藝術家岩間賢在內的8名藝術家,輪班駐守在北京朝陽區金盞鄉的創意正陽藝術區,遭到暴力攻擊…

     憤怒的藝術家們,遂前往長安街拉橫幅抗議,而詩人艾青之子、知名藝術家艾未未也在列執攝影機紀錄,並藉由twitter發布消息。

     藝術維權 長安街遊行

     官方新華社罕見地報導該事件,稱「因不滿藝術區面臨拆遷,十餘名藝術工作者在北京長安街聚集,後被北京警方勸阻」、「現場並未發生交通擠塞等情況」,此次遊行受到眾多網民關注,有人在twitter、新浪微博客上進行實況報導。不停接到媒體採訪電話的艾未未,也在twitter上表示,「今天是人類有史以來最牛逼的遊行。6個人打出了3條條幅,一個攝像,一個錄音,一個推手,一個監察,走在最寬的大街上,沒帶一家媒體玩兒,全世界都知道了。」網民稱讚艾未未等人的「壯舉」,為八九以來首次有人走上長安街遊行。

     根據報導指出,前(22)日凌晨2點,數輛大勾機和平板車突然闖入創意正陽藝術區,動手毀房,還有近兩百名手持刀械、棍棒和磚頭的不明之徒攻擊值班中的藝術家們,共有8人被打,多名藝術家受重傷,日本藝術家岩間賢也在其內,他的顱骨受創,當場昏迷。暴力僵局持續到早上7點,即使員警前來現場後也未阻止暴力行徑。當日下午,北京藝術家手持寫著「公民權利」、「嚴懲兇手,除黑打惡」的白色布條,到長安街遊行,抗議強制拆遷及對公民的人身傷害。警方派出至少6部警車到場攔截示威者,並驅散圍觀民眾,艾未未及被打傷的藝術家與員警交涉,直至下午5點散去。

     這場拆遷爭議,起於2009年夏天,北京市朝陽區啟動「推進城鄉一體化暨土地儲備」,為藝術區的拆遷拉開序幕。朝陽區涉及拆遷的有金盞等7個鄉,土地達30餘平方公里,共有10多個藝術區,居住著上千名藝術家,九成以上的藝術家身陷拆遷困境。

     被暴力強拆的創意正陽藝術區和008藝術區內的藝術家們分別來自大陸各地以及港、台和其他國家,他們與房東簽署了長達20到30年的房屋租賃合同,有的投入了數十萬、近百萬資金用於裝修。去年夏天傳出拆遷消息,但房東沒有告知租戶。10月下旬鍋爐房被拆,停止供應暖氣。11月斷水。12月4日,藝術區辦公室發出書面通知,指6天後會大面積拆遷藝術區,要求租戶騰空房屋,並拒絕對承租人作出賠償。而這個冬天,藝術家被停水停電、被不明身分的黑社會威脅毆打、損毀藝術作品已經很多次。

     藝術區將變電子城

     藝術家擅長的唯有藝術,自去年底起,他們進行一系列「藝術維權」的計畫,如「暖冬計畫」、「反拆遷藝術展」等等,但卻敵不過拆遷的蠻橫暴力。

     回望2008年初,中國當代藝術市場正達頂峰,拍賣作品皆達天價,大批人士紛紛進入當代藝術圈。而北京城鄉結合部的村民瞄準這個龐大的市場,動用關係租賃土地開建工作室,闢建了許多藝術園區,以798為核心,沿機場輔路向城市外延擴散,形成今日北京郊區綿延的藝術聚落。然而,北京的開發腳步之快,瞬間推落了這不到兩年的藝術花叢。2004年,曾獲美國《時代》雜誌評為全球最有文化標誌性的798藝術區,也因被規畫為「電子城」,而面臨拆遷的命運,但當時200位藝術家向市人大反映意見,最終得以保留。此次雖也有人大代表表示反對,並呼籲建立使藝術區良性發展的制度,才能為北京發展世界城市贏得軟實力。但藝術區能否保留,還是問號。

=======
北京藝術園區強拆遷 藝術家遭毆走上街頭

2010-02-23 旺報 【記者黃奕瀠/綜合報導】


北京的藝術家為了反對開發商非法拆遷,近日繼續於北京朝陽區的藝術區舉辦藝術展覽。然而昨日凌晨有七位藝術家,遭到拆遷隊與身分不明人士打傷。遭到毆打的藝術家舉起了抗議布條,昨日下午於北京街頭遊行抗議,國際知名藝術家艾未未也在其中聲援,並且從旁紀錄。(網路照片)
 
     北京的藝術家為了反對開發商非法拆遷,近日繼續於北京朝陽區的藝術區舉辦藝術展覽。然而昨日凌晨有七位藝術家,遭到拆遷隊與身分不明人士打傷。目前政府官員和警方介入調查中,但也特別關照藝術家不要聲張,別把事情鬧大。遭到毆打的藝術家舉起了抗議布條,昨日下午於北京街頭遊行抗議,國際知名藝術家艾未未也在其中聲援,並且從旁紀錄。

     因為北京朝陽區的發展規畫,約有九成以上的藝術區將遭拆遷,而此處幾乎匯聚了全北京的創意藝術園區。因此,自去年底,藝術家們便舉行了多場藝術維權的活動,主張自己的權利。但開發商態度強硬,甚至闖入園區攻擊藝術家,讓藝術家忍無可忍,昨日上街聲討暴力,維護權益。

========

當藝術家遇上拆遷隊 土地運用變遷強拆 藝術家以行動捍衛生存權
2010-02-10 旺報 【記者葉聿嵐/綜合報導】


暖冬計畫的第一站位於創意正陽藝術區,由藝術家以牆面裝置、行為藝術等,向政府表達強制進行拆遷強烈不滿。(取自網路)


「暖冬計畫」第四站東營藝術區,以現場行為與假面城市漫遊形式 反抗拆遷。(取自網路



「暖冬計畫」第一站藝術家黃銳身穿「china/拆那」服裝在畫著八卦圖的地上轉。(取自網路)
 
     在提倡文化創意產業風潮正盛之時,有一群藝術家卻得要為基本的生存權上街維權。去年7月開始北京市啟動規模龐大的土地儲備計畫,位於北京市東北五環外、靠近機場輔路的藝術區,又被稱作798藝術區外沿,有10餘個藝術區將被拆除,上千名藝術家要搬離。

     2月3日,北京市朝陽區東營藝術區的鐵門反鎖著。藝術家肖魯爬上牆頭翻進院內開門。數十位藝術家歡呼著走進,「我們終於回家了」。他們以假面漫遊城市的行為、裝置藝術自我呈現,反抗連串的迫遷行動。

     這是由藝術家發起的「暖冬計畫」第四站。2009年8月,東營藝術區的藝術家被告知要在兩個月內離開;11月底,金盞鄉008國際藝術區和創意正陽藝術區也先後接到通知,要求藝術家在12月初全部搬離,而他們與房東的租約均未到期。

     開發初期即有風險

     「當初大部分工作室的開發都不是正規的。都是鄉里點頭,找些所謂的開發商,鑽政策的漏洞。」北京市人大代表、中央美術學院教授馬路說,「拆遷主要是兩件事:一是土地儲備,二是農村人口轉移就業,都很正當,但他們沒有考慮這裡的藝術家該怎麼辦?」

     中國政府對於去年房價飆升調整政策方向,包括北京、上海等地,各地方政府因應改變開始新的土地儲備計畫,希望以量制價,讓地產價格不再過度膨脹。據《中國經營報》報導,北京市備足大筆資金,計畫取得至少4,500公頃的土地,在今年底釋出。

     土地儲備政策發布後,各鄉馬上摘下了文化產業園區的招牌,因為更大的經濟利益在向他們招手。實際上藝術區開發初期就伴隨著法律和政策上的風險。「因為土地是國有的,使用權是鄉里的,他們透過出租大片土地來獲利。」馬路說。而與藝術家簽訂租賃合同的往往是轉手的二房東,他們對藝術家承諾的10年、30年租期基本上不具法律效力。在藝術市場一片看好之際,沒有人注意到這點。「當時鄉政府很支持,全北京都把創意產業看成重點,但形勢和政策變化得太快了。」馬路說。

     目前,北京朝陽區官方認定的創意文化產業區的只有798藝術區、一號地國際藝術區和酒廠藝術區,而東營、環鐵、黑橋、創意正陽、北皋等自發形成的藝術區則屬於違建。據中新社報導,北京市文化創意產業領導小組辦公室人員稱,對於沒有經過政府批准,民間自發設立的藝術園區,政府暫不監管。遇到拆遷問題,只能服從相關部門規畫。

     藝術家維權 不止是要賠償

     「大家還是希望這種藝術生態能保留。」前來聲援008國際藝術區的藝術家孫原說。「這裡有畫廊,離798和中央美術學院都近,美院的學生可以做藝術家助手,直接進入工作室,它形成了一個比較完善的藝術生態。而生態被搬遷是傷筋動骨的,重來一次要多少年?」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材料藝術工作室主任張元說,這次大規模的藝術區拆遷相當於鏟掉了藝術家的工作環境,斷了青年藝術家就業的可能。「我們一直在提倡創意文化產業,但並沒有考慮到藝術家才是其中的主體。」藝術家邢俊勤說。而在馬路看來,創意文化產業似乎更鼓勵做動畫影視和遊戲,「那些可以很快賺到錢,但像我們畫一張畫,並不能隔天就賣到錢的。」

     在剛剛閉幕的北京市「兩會」上,馬路遞交了《建議北京市解決藝術家工作空間問題,讓北京成為全國藝術創作的中心》的提案,其中寫道:希望藝術家能獲得政策和法律的保護,有一個相對穩定的創作環境。

     然而這些努力的速度遠遠比不上推土機。2月4日上午,肖魯得知,前一天她才翻牆進去的東營藝術區,已在一夜之間變成廢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cindustry 的頭像
ccindustry

觀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文化 創意 產業

ccindust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rahms6
  • 感謝分享。您關注者個消息滿多篇的。

    也將上述的網址新聞,也就是1月20日的消息,作一個全文式的呈現,讓大家更有機會理解來龍去脈。

    ==========
    反對藝術村拆遷 用藝術抗議 北京藝術家們 以名為「解決」的行為藝術 吶喊維權

    記者黃奕瀠/綜合報導  (20100120)

     近日,一個名為「解決」的行為藝術在北京創意正陽藝術區展開──藝術家們裹著棉被,站在寒冷的園區中,以此集體藝術來「吶喊維權」,並對他們的「房東」提出告訴。

     中國當代藝術教父級人物栗憲庭在助手攙扶下,和北京藝術家們在下雪的寒冬中站立整整一個小時,他說自己只是一個參加行為藝術的藝術家。而這個「解決」的行為藝術,僅是「暖冬20藝術區巡迴創作交流計畫」其中一步。事件起因於去年11月底開始,北京創意正陽藝術區和008藝術區內的藝術家們先後接到拆遷公告,接著遇到寒冬中斷水停暖的慘況。

     向開發商提告訴
     另外,鄰近的東營藝術區和環鐵將府藝術區的藝術家們也面臨同樣的遭遇。藝術家們於是群起對藝術園區的開發商提出告訴。暖冬計畫的策畫人之一肖戈表示,藝術家的抗爭是希望能夠促進《拆遷法》的合理性,「維護生存尊嚴」。

     栗憲庭也加入行動

     為了維護自己的權利,創意正陽、008、將府等20個可能被拆遷藝術區的藝術家齊聚維權,並以行為和裝置藝術來發出心中的吶喊。栗憲庭也加入──他身裹棉被與大家一起站在被拆除的藝術區圍牆前,眾人共同組成一堵牆。

     栗憲庭認為,在政府大力倡導創意產業的今天,如此粗暴對待藝術家,只會適得其反,即使需要拆遷,政府也應做好規畫,為藝術家提供出路,而不是輕率趕走他們。此行為藝術的發起者劉瑋則表示,此次「暖冬計畫」的主題「解決」,就是希望解決生存問題,「現我想用這樣的行為表達出我們保護家園、保護房屋的意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