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特別要提這一個,將是文創最基本的。我們也關心一些基本的勞動議題。
現在,大學生以上失業問題越來越重,看來跟歐洲越來越像,台灣好的學不到,壞的學的很快,就像我們學外國的髒話特別快。

現在出現一個聲音:都是年輕人不爭氣,不願意低就,所以產生這麼多的失業﹔一則維護現狀,一則順便可罵罵草莓族,真是一舉兩得。
這是錯誤的觀點,台灣產業未轉型,卻先培養了這麼多高教人才,如果,高教人才可以刺激產業轉型則ok,但是台灣空轉這麼多年,看來是無法轉型,於是,高教人才只好充斥。
其實高教人才失業,顯示的是產業與政策失敗,而不是年輕人不進取,台灣受到中國文化影響,還不致於像些民族懶散成性。

問題在於要產生新的產業,你現在還再靠製造,加工與代工,就算年輕人願意做,大環境也快作不下去。
前鎮子的新聞,生物科技產業雖然有國家計畫,但是也不怎麼樣﹔則,文創呢?

================
青年悲歌:起薪不如十年前
 
【聯合報/社論】 2007.04.19 03:25 am
 
 
勞委會最近公布社會新鮮人起薪統計,宣稱漲幅創下近三年「新高」。但如果想聽實話,大學畢業生起薪兩萬六千元,其實比十年前台灣的大學畢業生平均起薪還低。「新高」的數字魔術,掩蓋不住台灣社會在時光隧道中「倒退十年」的真相。

十年前,大專畢業生初進職場,輕易就能領得三萬月薪;如今,年輕人不僅工作機會變少,薪水還不增反減。若把每年百分之二的物價上漲率計算進去,大學畢業生薪資實已不到十年前的八成。簡單地說,新世代年輕人面臨的是一個「家道中落」的台灣,閃亮的台灣經濟奇蹟已成明日黃花。

如果台灣看不到自己的倒退,就請看看左右鄰國。日本大學畢業生平均起薪約五萬五千元台幣,香港、新加坡和南韓都超過四萬元;台灣不止敬陪末座,而且遠遠落後。尤其南韓,十年前社會新鮮人的薪資與台灣同屬中段班,但它近十年名目薪資成長超過五成,台灣卻原地踏步。一抬頭,我們看到的只是人家衝刺揚起的塵埃。

高等教育投資培植的人才,卻無法從就業市場獲得相稱的回饋,追根究柢,是台灣在市場需求和人才供應兩端都出了問題。台灣的大學教育十年來極盡開放、快速擴充,大學錄取率超過九成,研究生一年亦逼近廿萬人,人才供給端的膨脹遠超乎計畫。此時,如果台灣經濟發展也能保持等速成長,即足以吸收這些人力;可惜,我們這一階段的經濟陷入本土迷思,鎖國僵化,壓抑了企業開拓的雄心,也澆熄了經濟成長的火力。人才供應端的加溫,遇到市場需求端的熄火,結果是導致了高等教育成果的十年貶值,而我們現在看到的恐怕還未到谷底。

十年的變化,不是屈指一瞬的事,也不是錯失一個環節就奄忽間一敗塗地;台灣十年的停頓與失落,是一次又一次錯估形勢、一次又一次政策失誤所造成。從李登輝的「戒急用忍」到陳水扁的「積極管理」,若只視為兩代主政者對兩岸政策的保守思維,未免過於輕忽其為害之深重;可怕的是,十年來全球經濟快速整合,台灣卻獨抱冷戰時期的對峙心態,自外於全球化潮流。主政者自以為能以「獨」抗「統」,其實是以「本土化」排斥了「國際化」。試問:台灣的大學畢業生被貶低的工作價值,難道不是在我們忽略的國際競爭中失卻的嗎?

這一代年輕人,是在富裕的環境中出生、成長,但蛻去幸福、舒適的青少年期,他們卻迎頭撞上低薪資、高失業的社會門板。這種「先甜後苦」的倒退人生,何其殘酷!

這些年輕人應該要問:是誰竊取了他們的願景?撇開人力培植與經濟發展的失衡不談,僅看近幾年執政者的自私與浮誇,為討好特定對象的預算一編數百億,綁樁買票的建設經費一擲百億,主政者面對財政赤字累累,從來臉不紅氣不喘。這些,不都是在透支下一代的未來?包括最近朝野競相加碼的老農津貼,價格已喊至每月萬元;政客買票,債務卻留給後人買單,年輕世代果真要默默承受嗎?

十二年前許信良提出「新興民族」概念時,即使不同意其主張的人,也不能否認台灣正處於一片向榮好景。但曾幾何時,台灣不僅失去了昔日的榮光,失去了蒸蒸日上的動力,卻呈現十年衰退的老態。今昔對照,台灣容顏和氣勢的變化,從「台灣錢,淹腳目」到「大學生找嘸頭路」,能不讓人心酸?

事實上,這十年,台灣若能保持平均百分之四到五的經濟成長,我們大學畢業生也可以和港星韓一樣拿到四萬月薪。可惜,這麼低調的要求,也被大話連篇的主政者給毀滅了。台灣家道中落,卻只換得統治者變成大富大貴,年輕世代面對自己的艱難人生,要問誰討公道?

【2007/04/19 聯合報】@ http://udn.com/
===========

比10年前差 碩士起薪3.1萬、學士2.6萬

聯合新聞網 更新日期:2007/04/17 07:20 記者:記者朱淑娟、許韶芹、許玉君/台北報導

勞委會昨天公布去年職業起薪調查,學歷、專業度是起薪高低的關鍵,「學歷愈高、起薪愈高」的趨勢相當明顯。研究所以上平均薪資三萬一千元,其次是大學兩萬六千元、專科兩萬三千元、高中職兩萬元、國中以下一萬九千元。

但根據主計處統計,對照十年前的薪資水準,除了高中(職)以上畢業生的起薪,比十年前多出四百九十四元;專科及大學畢業生的起薪水準,都還比不上十年前的水準。而且,物價指數平均上漲了約一個百分點,這代表,現代的社會新鮮人,實質所得比不上十年前的畢業生。

勞委會去年總計採樣九千三百個樣本,勞委會統計長林麗貞指出,相較去年各職別的起薪雖有些微成長,但整體而言,五年來起薪調漲的幅度並不顯著。

根據1111人力銀行調查,企業主願意支付給新鮮人的起薪只有兩萬四千元,比新鮮人自我評估的兩萬六千元還低兩千元。如果是單身住在台北市的社會新鮮人,每月基本花費再加上娛樂開銷,不少人到月底幾乎已阮囊羞澀。

一位金融業經理回憶,十年前他剛從研究所畢業,先到民間智庫擔任助理,一個月薪水還有三萬五千元;這麼多年新鮮人起薪幾乎沒漲,「實在很難想像現在的社會新鮮人,要怎麼存錢成家立業?」

勞委會的調查,在各種行業中,以水電燃氣業起薪最高,約四萬元。其次是金融保險業三萬六千元、醫療保健服務業三萬四千元。一○四人力銀行的調查也類似,新鮮人起薪以醫藥生化業、具碩士學歷者最高,為三萬八千餘元。

以職業別看,專業度及知識性工作薪資最高。專業人員平均薪資三萬元、技術員及助理專業人員兩萬五千元、事務人員兩萬兩千元、服務及售貨員兩萬一千元、技術工兩萬兩千元,非技術工一萬九千元。

經濟不景氣,公務員的「鐵飯碗」又翻紅。調查顯示,起薪最高的幾個行業都是公營事業,依序是港務局相關工作、水公司相關工作、菸草製造業、鐵路及大眾運輸、能源礦業。起薪較低的行業則以服務業居多,包括理髮及美容業、一般汽車客運業、餐飲業、木竹製品製造業、藝文及運動服務業等。

主計處官員說,近年研究所畢業生愈來愈多,去年碩、博士畢業生計有四萬八千多人,是十年前的三倍,但去年起薪僅比大學畢業生多不到五千元,表示研究所學歷並未帶給社會新鮮人明顯的薪資差異。

但是,大學學歷以上畢業生的失業率卻節節攀高,已經成為國內失業問題最為嚴重的一群。主計處官員分析,大學生愈來愈多,大學畢業生失業率走高是必然趨勢;且部分大學生自恃學歷好,自願性失業的比例較高,寧願淪為「賴家一族」,也不願低就。官員預測,自今年起,大學畢業生將躍居失業最嚴重的族群。


 

創作者介紹

觀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文化 創意 產業

ccindus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vefan1119
  • 這篇文章還是2007年發表的,不過大學畢業生今年月薪連兩萬五千元(平值值)都要偷笑,只能說政府政策造就22K的悲歌。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