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大剛剛留了個網址給我,是兩篇自由時報的報導。都是負面文化新聞,而且都是重點文化施政領域:文化資產與表演藝術。

拆文化資產,又不是第一次,E大你太大驚小怪了拉(哈)。

我倒是注意到第二則新聞,談2億元的表演藝術補助預算。先前在雲門大火時,之後就放話要增加補助,當時小弟指出,問題在怎麼用、分配方式,反而不在預算多寡,用到刀口,小兵可以立大功。不過好像總是事與願違。

怎麼評鑑、怎麼分配,包括怎麼監督?看來問題很多,2億元已經出現養團現象,對創作者而言,只要能活,錢從政府來、從民間來其實差異不大,甚至,政府買單,剛好免掉跟俗眾、跟商人打交道;但長期來看問題兩個,第一個,如果全跟市場脫勾,是不是更面向創作,但反面去看,反而更阻絕觀眾/俗眾?作品怎麼跟觀眾互動?會不會走道電影輔導金的問題:越扶越倒呢?
更深刻去想,台灣文化界到底要市場化嗎?要跟不要,台灣基本上是一個資本主義社會,有個被養的表演藝術,是好還是壞事呢?
還有,表演藝術還是有國內/外團體、創作/代理問題,全然買單/補助,影響是什麼?

第二,今年拿了750萬一個團,如果明年沒了,或是拿了幾年,之後沒了,但已經拿習慣了、競爭力消失了,怎麼辦?

第三。很多人談美學教育,如果創作者經濟無虞,只需要能配合行政程序,其他都搞自己的;如果吸引不了觀眾,則,美學怎麼教育?這樣發展下去,還有太陽劇團、獅子王等年年來台,台灣是誰在作表演藝術的教育?

最後附上今天文建會的說帖。

=======
文化資產面臨浩劫 文建會無能無感 

求助無門】搶救苗栗古窯聯盟成員戴文祥(左)跪求文觀局副局長曾雪花,盼暫緩拆除。
(資料照,記者彭健禮攝) 
 

【古建物遭毀】八卦窯煙囪。 (資料照,記者彭健禮攝) 
 

【古建物遭毀】周家花園古厝。 (資料照,記者劉榮攝)
 


【古建物遭毀】四角窯。 (資料照,記者彭健禮攝)
記者凌美雪/台北報導

2009年開始的前十天裡,驚傳剛完工的恆春古城第一期修復工程,遭文建會要求暫停環城計畫;昔日曾與霧峰及板橋林家花園並稱台灣三大花園的汐止周家花園古厝,文建會曾考慮登錄為古蹟或歷史建物予以保存,卻在1月7日遭古厝所有權者陽明海運火速拆除。

無獨有偶,苗栗古窯搶救聯盟於1月6日赴文建會陳情,文建會允諾將召開保存協調會議,8日清晨,苗栗縣府就以強勢警力拆除古窯,10日,搶救聯盟收到文建會擬召開協調會公文,發文日期為1月8日。

短短十天內,三起本土文化資產的浩劫,問及國內最高文化主管機關文建會所屬的文資總管理處籌備處,答案要不是「深表遺憾」,就是建物都拆了,後續如何「還在了解當中」,又或者搬出「尊重地方自治,依法行政」。這樣事事「無能為力」的文資總管理處,看不出有何具建設性的存在功能,而文建會主委黃碧端則一直未表態。

文建會主委忙什麼?2008年下半年,在郭台銘私人基金會的補助下,主委黃碧端到全國風光明媚的地方提倡讀書;在許多大型展覽與表演節目裡剪綵致詞;在年底花一筆錢請人拍廣告、上電視,內容是主委拉小提琴鼓勵國人一起欣賞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實況轉播;而古窯爭議熱烈的同時,她出席了行政院文化獎的記者會與頒獎典禮。

主委出現的所有場合都是一派優雅,有古典音樂、鮮花美食;在她的背後,則是苗栗三座古窯於上週連續被拆除,強勢警力戒護下,推土機與怪手一路前進,古窯與煙囪應聲倒地,官員面對搶救聯盟的人在旁跪求暫緩拆除,以未接獲文建會公文為由悍然拒絕。真正用力捍衛地方文化資產的那些人,只能跪在塵土飛揚的瓦礫堆上傷心欲絕。

於是,我們只能這樣提問:請問主委對這些地方文化資產面臨的困境知不知情?(如果不知情,建議連結以下網站,觀看驚心動魄的拆除過程:


=======

文建會擺闊 補助扶植團隊亂撒錢
記者趙靜瑜/特稿

如果新台幣兩億三千五百萬元納稅人的錢,默默就分掉了,花錢的單位還不出來解釋錢是如何分配、分配的重點為何?會不會令納稅人生氣?

這個單位就是文建會,今年的扶植表演藝術團隊補助金額昨天確定,不過面對兩億三千五百萬元如何分配,文建會第三處處長黃才郎表示,要等到行政程序通過後,再以新聞稿方式公布。

令人不解的是,今年預算之多,不少團體都拿到申請補助的全額,已從政府「補助」變成政府「養」團,在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文建會面對納稅人的兩億多元,居然要用新聞稿草草帶過,不出面針對補助機制及公平合理性,讓評審團好好解釋,實在居心叵測。

在文建會撒完錢後,今年不少團隊的製作不管有無票房跟贊助,已全由政府買單,一位評審私下表示,假設有一個團隊拿到七百五十萬元,等於政府一天平均給該團兩萬元,「接近一個大學生一個月的薪水,這樣公平嗎?」

有些團隊知道今年預算暴增,便浮報預算,幾乎是去年補助金額的兩倍,文建會卻以所有團隊的申請補助額總共是四億兩千萬元為由,認為兩億三千五百萬元應該全部分完,並未精算團隊實際所需及社會需求是否平衡,亦無考慮之後表演團隊的生態改變所造成的後果,更別說計畫書中膨脹的製作預算過大、有沒有觀眾會買票觀賞等問題。

文建會從科長以下都知道生態傾斜的嚴重性,但文建會高層卻認為這是對團隊最好的方式,不願意惹麻煩;更有高層說出「因為現在不景氣,更應該要讓藝術之美改變社會」這樣虛無飄渺的話,來支持自己提出的扶植團隊補助計畫。現今文建會的「高度」到底在哪裡?令人深感遺憾。

 

 

=========
文建會回應
針對(98.1.13)自由時報「文建會擺闊 補助扶植團隊亂撒錢」一文,回應說明如下:

該文表示,文建會補助金額昨天確定今年扶植演藝團隊的金額,文建會卻不出來解釋錢是如何分配、分配的重點為何?事實上,本會「演藝團隊分級獎助計畫」係於98年1月12日中午方完成決審會議,依據本計畫作業要點,「評審結果應經決審會議通過及行政程序完備後公布。評審結果未公布前,不接受查詢。」此亦為一般審議案件之常態,否則一邊審查一邊接受查詢,審查工作如何進行?決審會議通過後,本會尚須依據行政程序核定會議結果,方能對外公布。媒體於本會內部程序完成之前質疑本會不出面說明,乃是對本案程序之誤解。本會於程序完成後,將發布新聞稿,同步公布補助名單及評審委員名單,此係歷年來之發布程序,並無該文指稱草草帶過之情形。

近年政府預算有限,加以今年經濟面遭遇重大衝擊,須維持團隊作業之表演藝術界尤其面臨嚴冬。而台灣之表演團隊在近三十年來已形成一重大文化形象,不僅具本土及創意之代表性,且已在國際上建立聲譽,成為台灣品牌。故本會必須提出有效協助方案,使此一得來不易之文化成果得以維繫。故盡力向中央爭取經費,並從分級、長期、團隊/場地合作等角度規畫配套,以期執行此一獎補助方案之同時得以改善國內表演藝術生態環境。貴報所稱「擺闊」云云,純為負面之臆測之辭,誤導視聽,本會實覺遺憾。本案俟補助名單公布後,各界針對評審機制如有任何疑問,歡迎洽詢。

創作者介紹

觀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文化 創意 產業

ccindus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cindustry
  • 扶植團隊補助遲未公布 文建會黑箱作業?

    記者趙靜瑜/特稿

    經過了兩天,各個表演藝術團體所關注的扶植團隊補助計畫金額,至今仍未公布,對於外界的責難,文建會依舊像縮頭烏龜,不願出面為政策說明,放棄了發言權的結果,是讓文化界看清文建會「沒有態度」,也提醒文化立委看見文建會的無能。

    執行超過十五年的扶植團隊補助計畫,原本是文建會一個單純的補助案,行之有年,發展至今,每年都有一些不同的問題,但是過往文建會都會正面回應、處理外界的疑慮。舉例來說,剛開始,前一、兩屆原本是文建會自行決定團隊名單,但從1994年起,首度公布評鑑結果,看得見當時中國國民黨執政時期的文建會認真處理外界認為其「黑箱作業」的疑慮。

    民進黨執政後,陳郁秀擔任文建會主委,第一年公布扶植團隊,就引起小劇場界不滿,甚至連署抗議,陳郁秀不閃躲,出面表示,如果外界對扶植辦法有任何意見,文建會都願意虛心接受、檢討改進。之後幾年只要公布這份給表演藝術團隊的「紅包」,文建會都相當慎重,邀請各藝術類別的評審團召集人出席記者會,接受媒體提問,表演藝術公共政策實行的重點、角度、優劣,都會受到檢驗,來年提出建議再做修正,此政策才會與時俱進,符合社會與表演藝術團隊的期待。

    曾幾何時,扶植團隊補助計畫在陳郁秀之後幾任主委手中,日漸縮小,去年更不到一億元,僧多粥少,只發新聞稿公布名單了事。但是今年換成中國國民黨執政,預算成長將近三倍,二點八五億元辛苦納稅人的錢,文建會官員分完了,還不願對這個計畫公開陳述,接受外界檢驗,為何有的團隊補助可以超過千萬?為何有的拿到「全額」補助?評審團名單是否專業?還是從來不參與表演藝術的外行等等問題。這些都必須有所檢視,但是文建會卻付之闕如;以後想看怕事的縮頭烏龜,就到文建會吧。



    自由時報 2009.1.14
  • ryu
  • 台灣錢淹腳目......,文化自我認同只到腳掌。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