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中時新聞網上看到這一則社論,還排在社論的前面,篇幅很多,大談「台灣文創競爭力落後的警訊」。標題很吸引人,但進去看看....把人家報告重複了一遍,然後呢?

台灣文創如果落後(事實上只是《二○一一年兩岸城市文創產業競爭力調查報告》裡面,認為台北市落後對岸都市),那具體原因是什麼?文中提到了文創法過關、辦公室(猛然一想,成立也快一年了)、文創院設置草案(想搞文創工研院)等,然後呢?

這篇社論具體的,到底想說什麼?把最近新聞、調查報告拼拼湊湊以後?然後,文末提的GDP,到底想幹嘛?如果文創論述水準一直都是這樣,你還不擔心嗎?

不知道,小弟慧根不夠。

PS再看看中時網站該社論下面網友留言,好像水準比這篇社論更高。

===
社論-台灣文創競爭力落後的警訊

2011-04-09 中國時報 【本報訊】

     在兩岸的主要文創城市中,台灣城市的文創競爭力如何?據「亞太文化創意產業協會」新近出爐的《二○一一年兩岸城市文創產業競爭力調查報告》顯示,台灣主要城市的文創競爭力落後於大陸城市,台北市是台灣的第一名,但放在兩岸的三十六個受調查城市裡,竟然只得到了第五名,輸給了總排名第三的杭州與第四名的深圳。

     此外,馬政府意欲推動的「台灣書院」,因美國對其成立宗旨與運作模式有些疑慮,目前進度稍挫。儘管馬政府不希望外界拿「台灣書院」跟中國大陸的「孔子書院」相提並論,因為兩者的資源、規模與進程都有相當的距離,但無可諱言的,透過華語文的教學,將文化價值、生活美學等的軟實力、巧實力推廣到國際,兩岸書院的目標和方向是一樣的,名稱又都是「書院」,一比較,難免就有了高下之別。

     不同於政治的敏感,經濟的分工,同本同源的兩岸文化以及所孕育的文創產業,卻存在著不言可喻的競爭;大陸經濟成長後,關注文化與文創產業,鉅額投資、全力推動,一年當三年用、當五年用,進步飛快。但台灣總相信文化是一個涵養的過程,需要時間,自由的社會氛圍、多元的價值更是培育創意的搖籃,因此對台灣文創深懷信心。然而《二○一一年兩岸城市文創產業競爭力調查報告》,台灣主要城市的排名與指標,可能會讓很多人感到驚訝,因為這個調查結果顯示,台灣主要城市發展文創的成果,還不理想。

     此項調查報告以「兩力」模式為評估的兩大構面;兩力指的是城市的「文化硬實力」及「文化軟實力」,透過「兩力」加權運算,得到各城市「文化創意競爭力」的總指標。其中,城市文化硬實力包括基礎實力、財政實力、文創實力、產出實力等四力;文化軟實力包括文化支持度、文化內涵度、文化創造力、文化發展力等四力。

     三十六個城市文創競爭力的前四都是大陸的城市,第一名是上海,第二名是北京;台灣五都的排名,除台北市第五名,台中市第十一名,高雄市第十二名,新北市第十五名,台南市第十七名,另外,新竹市排名第二十一名。其中,台北市因文化支持度(第七)、文化內涵度(第六)分數不高,文化軟實力部分的排名甚至是第六名,落後於第五的蘇州;文化內涵度則輸給了廈門;台灣的其他城市也幾乎都是文化硬實力排名比軟實力更好。

     台灣在二○一○年一月份通過《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法》,五月份成立「文化創意產業專案辦公室」,八月份行政院通過文建會擬具的《財團法人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研究院設置條例草案》,將送請立法院審議,一旦通過,就可以設置類似「工研院」功能的「文研院」,促進文創產業的發展。但《二○一一年兩岸城市文創產業競爭力調查報告》調查顯示,台灣文創競爭力最顯眼的是「文化消費實力」,這對長期自認擁有活潑充沛的自由與創意的台灣來說,恐怕並不符合台灣城市的自我期許吧。

     兩岸文創城市的調查,上海共獲得城市文創競爭力、文化軟實力、文化創造力及文化發展力等四個第一;北京則獲得文化硬實力及文化內涵度等兩項第一;文化支持度則由杭州奪冠。台北的文創競爭力總體排名輸給深圳,可能最讓台灣跌破眼鏡。畢竟,或許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深圳還是個以工業生產見長的新興城市,甚至不少人的記憶還停留在「富士康十三跳」這種事情上,什麼時候開始,深圳已經是個文創競爭力優於台北的城市了呢?事實上,以平面設計與工業設計見長的深圳,在二○○八年就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定為「設計之都」,是中國大陸第一個獲此殊榮的城市。

     大陸文創正迅速成長中:北京文化創意產業產值已占北京市GDP的一二.六%,上海市政府未來五年將把文創產業占上海GDP的比重提升到一二%。馬總統的目標是將台灣文創產值占GDP的比率提高至六%,目前是三.二%,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台灣不努力是不行的。

創作者介紹

觀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文化 創意 產業

ccindus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他的意見是要努力提高文文創在GDP裡的的比例.
    也許可以懷疑一下這篇社論是拼湊硬吐出來的交差了事.
    也許就認作這是一篇讓一般社會大眾去知道這件事情的宣傳.
    或者,該篇社論出現本身就是個警訊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