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做一些焦點性的轉型,只將議題、觀點鎖定在可以直接探討文創的話題上,一些枝枝節節的東西不再討論,所以,這幾個月來對於話題的選取上,驟然減少很多。

其實諸如在藝術界的鬥爭,PO版都毫無興趣,第一個是鬥爭能維持多久?第二個是問題可能也不會獲得解決。

倒是今天作家劉克襄,在聯合報名人堂上提的這一個意見,滿吸引人的。同時反過來想,焦元溥先前幾篇擲地有聲的名人堂文章,他好像很久沒上來談點音樂界裡面他看到的現象。

韓流來襲,大概匆匆也10年了,一開始登台的諸如遊戲,後來電視劇、電影,乃至於服飾、設計品,以及出版品(如下面的漫畫)。可以說,韓國在推創意產業,並非是各產業、各產品分立,讓廠商、讓創作者「自求多福」,一如下述,政府在背後一定施有推動力量。只是跟劉克襄觀點有一點差異(不是對立):劉克襄認為是在文化普及上,政府有推動;小弟責任為,韓國政府(或半官方組織),力量還用在通路上。

今天在圖書館、在民間,你轉開電視都看到韓式風格的出現,不只是他們民間、企業、創作者等努力推行,政府用了哪些手法協助開拓通路?這點我們都不太知道。

也就是說,我們最大的危機是:我們對文創不管是英國、韓國,乃至於新興的中國,都只能知道皮毛、表面、產值,但是他們具體怎麼做?仍然不知道。SJ、WG,或者已經談到爛的大長今,我們始終只能在文本層次打轉,最多談談人家賺了多少。

但從政府到民間,具體的推行作法,有沒有徹底而深入的探討、比對與批評?好像還是很少。

韓國人不可能只靠一股蠻力+「大韓魂」、「高麗魂」打出現在的成績吧?

=======
劉克襄:小心,韓國漫畫
 
【聯合報╱劉克襄】 2010.09.16 03:23 am
 
 
「鄭成功是韓國人!」

每次跟朋友聊天,此話一出時,大家都以為我在開玩笑。等我說明事由,心情都跟著沉重起來。

這七八年,我常擔任北市圖書館少年圖書知識類的評審。每隔一段時候,總會翻讀到時下最新出版的讀物。目前國內出版的,舉凡科普、歷史和生活的中外書籍,大抵一目了然,有個譜系。

一開始當評審,我隨即注意到,韓國翻譯的漫畫著作逐漸增多。這些作品跟我們熟悉的日本漫畫截然不同。它們不是「沉默的艦隊」,也非「火影忍者」之類的連環漫畫,反而呈現系統性,承載著近代科學、歷史或生物等相關知識。

我為何會對這一性質的漫畫產生敏感,原來更早時有家新成立的出版社,即以韓國人畫的「世界歷史探險系列」做為主題,一本一本不斷地印行。最早時推出的都是金字塔、亞馬遜河等熟悉的著名景點,晚近則連越南、以色列、奧地利等小地方都納入探險的主題。

初時翻讀,我委實驚歎韓國人的企圖心,居然能把世界各地的史蹟文物,透過自己的角度轉換,成功地予以圖像化,文中還不時添加韓國的觀點和人物。

一本漫畫創作能把生硬的知識活潑地轉化,以前不論國籍,我都樂於推薦,也期待這類吸引少年的讀物廣為上市,對本土創作亦有所啟發。這一系列世界探險日後愈出愈多,顯見它在台灣的市場受到強烈的歡迎。豈料在這類漫畫一本本推陳出新下,本土創作始終未見跟上的腳步。

這一系列推出到第四本時,我即辭掉掛名推薦。一來覺得從漫畫認識歷史雖具啟蒙之功能,終究不是正統的學習方法。二則委實憂心韓國的漫畫書大舉進來,在台灣成為少年知識漫畫的主流。

但我的疑慮果然成真,原來的出版社不僅愈發蓬勃,好幾家新興的出版社還陸續跟進,推出更多樣地類別。為何這些韓國的知識漫畫受到如此歡迎?原因無它,地理環境相近,生活教育多半雷同,又是東方觀點。況且,咱們國內缺乏這類創作人才。

暑夏時,我又有幸參加了評審,這回更加震撼。幾位評審委員在挑選好書時不約而同地發現,接近三分之一的知識類好書,幾乎都來自韓國。更吃驚的是,在內容的水平上,展現一致性地整齊。有好幾本圖文書,都精彩地討論到科學的本質,社會生活與科學的關係。

這回翻讀的結論,韓國的漫畫實力不只遠遠超越我們,漫畫的內涵和素質明顯地又大幅提升。我相信這背後一定有政府長期文教計畫的鼓勵和支持,民間才能有心地朝此方向發展,形成此一壯闊的波瀾。但我們的出版呢?

如今北市圖少年讀物的借閱量,前十名有一大半都是這類韓國的漫畫。我們的大人迷韓劇,青少年瘋韓國流行音樂,少年則不知不覺從小受到韓國文化和視野的洗禮。

偏偏韓國人的思維充滿強烈的民族主義,經常蠻橫地解釋過去的文化歷史。「孫中山是韓國人」、「中醫是韓國人發明」,這類強詞辯駁,雖是大陸捏造的網路謠言,並非真實新聞,但多少也反映了對岸顧忌韓國人,屢屢想要搶奪文化發言權的企圖。

我們的漫畫出版持續這樣低迷,以韓國人的能力,萬一有天他們繪製了「台灣歷史」,說不定真會帶出一些似是而非的歷史觀。而這種論述的背後,說穿了,也很無奈的,就是他們的漫畫製作,恐已達到我們難以企及的水準。(作者為自然生態作家)

【2010/09/16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cindustry 的頭像
ccindustry

觀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文化 創意 產業

ccindust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過路人
  • 台灣想要在動漫畫上要有一席之地,我個人認為很難

    您好
    其實看到您這篇文章,我個人心裡也是感同身受
    我是研究動畫以及漫畫產業的研究生
    我剛畢業。
    在我從事相關研究的過程中,我經常走訪漫畫便利屋、模型店、遊戲模型混合專賣店 甚至與同人誌畫家與相關產業的專家進行訪談。
    應該說,這些地方不管是我研究與否,我每個星期都一定會去看
    像是漫畫便利屋,我從快10年前就已經知道韓國漫畫一定會打入台灣
    到這一兩年,在漫畫便利屋的新書擺放區,就可以看到有大量的韓國漫畫在市面上販售
    這些韓國漫畫的內容,其實有一點在走日本快10年前的路子:科幻美少女故事的路子以及本國文化故事的轉型。
    這些作品在故事內容上以及作畫上,其實快跟日本的作品差不多了
    只不過在數量上,可能因為出版社的一些商業約定,很多韓國漫畫不得代理進來

    我個人認為,台灣的動漫產業界處在一個不上不下的一個狀態,非常危險。
    1.該進去動漫產業的資深動漫族不願意進去,因為進去這個產業很難實現理想。
    2.想實現夢想的人,沒有職業技術或者缺乏職業訓練單位為他們作培訓,導致年輕的動漫畫人才真的很少。
    3.台灣的社會風氣目前尚不接受這樣的工作,甚至對於次文化不重視甚至完全不了解,風氣很難形成。
    4.會畫的專家,創意不足;有創意的人,不懂得如何具現化自己的作品。

    但這個產業到底重不重要?要不要發展? 當然要!!
    1.這個產業是無煙囪工業,絕對要支持。而且現在環保意識抬頭,這個產業比其他高科技產業還要來得好。
    2.台灣是一出口導向的國家,在沒有天然資源以及傳統勞力優勢的狀況下,這種智慧的商品更應該要推崇,讓台灣成為一個軟式商品輸出國。
    3.這個產品的競爭優勢來自於創意的匯集,不一定需要高深的學問,但是作品必須要有內涵,並且打動人心。
    4.這種商品是文化以及國力的展現:讓美國人、日本人以及韓國人真正驕傲的就是他們在文化上的表達,無論是一般的傳統文化以及次文化。尤其是次文化本身,本身就是一個文化的縮影,老百姓的喜怒哀樂通通表現在次文化上;華人也有,但是華人到現在還擁抱過去的文學作品,沒有用更進一步的手法去詮釋過去所想展現的精神。七俠五義、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等故事,或者像是元曲中的雜劇,這裡面包含了許多人類想追求的基本精神,像是愛情、友情、忠義、犧牲奉獻、冒險進取、官逼民反、起義革命....等,這些精神在美國或者日本的動漫作品中,清楚可見,尤其是多元化的日文作品,更是能夠讓人體會到基本精神的展現,只不過這些基本精神散布在不同類型的作品中,可能有科幻、奇幻、冒險、愛情、戰爭......等等。

    在高度壓力、高度競爭的現代社會中,很多人對於自己的生命、工作抱持著失望、生氣、難過,但透過這些作品,卻又能夠讓人出一口氣或者感到溫暖,這就是文化產品的重要性。當我們看見社會上很多人需要受到認同、需要被愛的時候,這樣的產業就是提供他們夢想、希望的最佳良方。
  • brahms6
  • 過路人:

    您是專門在研究動漫這方面的從事者,包括用腳觀察:親自跑第一線看,自然可以寫出這大一篇。

    至於動漫乃至於文化產業,是否能救國救民,我就不知道了。不過前述一些出口導向、國力展現、感情抒發等,這些經常在文化產業的論述裡面聽到。


    有趣的是,最近一期的「商業週刊」,標題是電子五哥不行了,半年報發佈,他們真的進入了超微利時代,連董事長級的都承認,對照組:傳產五哥,競爭力強烈,雖然傳產五哥有幾個是國營轉型過來的。

    至於動漫產業,我記得大前研一好像在他的提問力還是哪本書裡面提到,日本幸好文部科學省、教育單位不教漫畫,日本漫畫今天才能稱霸。意思是,幸好日本政府不積極,民間活力有自己的實力與累積,可以有一片天。日本經濟垮了15年了(我小時候日本叫做Japan NO.1)、最近被「支那」這個他們瞧不起的國家超越GDP,但是你跑漫畫便利屋,看得出日本經濟已經跨了15年嗎?你看得出日幣這兩週遇到升值新高,不少人快要跳樓嗎?

    當然另外一個案例是韓國,我個人是相信韓國不管推電視、電影,乃至於遊戲或動漫,政府就是火車頭,強勁地幫忙打通路。其他韓國人好勝、團結、民族主義那一套就不提了。

    有一個這麼推動漫的日本、一個這麼推的韓國,我想信兩地推影視、推動漫與遊戲的方式不一樣。那台灣該怎麼辦?是選一邊走?還是第三條路?

    還有「韓流」入侵,不只在漫畫界,影視業也是一樣。我身邊不少妹妹、師奶級的追星族,現在字尾都是「斯密達」,對Super Junior、2AM什麼的如數家珍,這些少男少女團體,隨堂抽考都能立即回答團員名稱,得100分。抱歉我沒在追,我一個都不認識。這就是從細微處,可以看到韓流來襲的威力。10年前,誰知道韓國什麼鬼團體?

    你在中間有分析「動漫產業界處在一個不上不下的一個狀態」的4點意見,我的觀察是,台灣是一個全球消費、在地生產的地方。我們有龐大動漫迷,但不一定迷台灣的漫畫,但是他們閱讀量、消費度都很高。這一點也出現在電影業阿,前兩天我們也PO了「台灣電影 難圓大陸夢」一投書,也提出類似問題。

    至於前面你也提到諸如就業訓練等問題,老實說以前我聽說的,並不樂觀。你有在研究,不知道是否有接觸到一些業界的人,可以印證看看這幾年是否有改善。

    感謝回應。
  • 過路人
  • 回應幾個問題

    1.日本經濟已經跨了15年:我個人認為,日本經濟垮了15年,跟日本他們或者我們要不要做動漫產業是兩回事。就我所知道的是,日本因為不景氣,很多動漫畫的金主縮減投資,造成很多動漫工作者沒有工作,這些沒工作的工作者,有些已經開始在接外包;縱使日本經濟不景氣,甚至動漫產業已經達到競爭飽和,但他們還是每年不斷地去產新的作品出來,他們不只是賣國內,也想辦法要賣國外。日本就算幣值狂升,日本的出口商和台灣國內的進口商或者零售店還是照樣要賣錢,只不過是賣多賣少的問題,日幣狂升,東西就進少一點,雖然價格貴,但還是會有人要買。

    2.台灣是一個全球消費、在地生產的地方。我們有龐大動漫迷,但不一定迷台灣的漫畫,但是他們閱讀量、消費度都很高:我最近有跟一個零售業者談,他擔心一件事情就是:錢只出不進。消費者把錢花在動漫商品上或者把錢拿去消費一些喜好的事物,但這些錢最後卻沒有因為循環回台灣。我認同他的說法,我也在擔心這件事。你很清楚台灣的消費者閱讀量、消費度都很高,當美日韓的強勢動漫或者文化商品賺了台灣人的錢之後,台灣是否有把這個錢再給賺回來?其實很少。所以這就是為什麼大陸和南韓還是堅持對美、日的文化商品要採取限制的態度,因為在軟式商品的品質上,大陸和韓國目前的能力還是落後美日,若不做限制,就會淪陷,除了限制外,南韓和大陸也不吝於花錢投資這一塊,因為軟商品的正面對決,是遲早要面對的事,因為一個國家很難永遠都扮演工廠的角色。台灣早已被美、日文化商品淪陷,而且很多產業在成本上很難勝過大陸,甚至品質也被大陸趕上。雖然被美日文化商品淪陷,但並不代表台灣就得投降,如果連動漫或者文化類的軟式商品都不願意重視甚至當成未來主流出口商品,台灣怎麼賺美日韓的錢或者怎麼跟大陸競爭?

    3.其實並不是台灣人不迷台灣的動漫畫,還是有人在看,而且忠誠度很高,只不過在故事劇情吸引人的程度上,真的兩方一作比較,美日作品的劇情真的比較能夠吸引人,這個弱點要怎麼克服?


    4.我有去訪談業界的人,也有去訪談學界的人,多數的受訪者對於現況其實大多不滿意,不過部分受訪者認為現況已經比過去好一些。雖然他們對現況仍不滿意,但他們至少還抱持著樂觀的態度,縱使動漫發展的緩慢,但他們還是認為教育的部分還是要做、該投資的還是要投資、人才該培訓的還是要培訓。
  • brahms6
  • 台灣不是沒有漫畫家的。

    其實我不太看漫畫的,但是前陣子我去買了大辣復刻的「刺客列傳」,因為那個小時候我曾買過,一直覺得值得收藏。

    作者鄭問,一個復興美工出身的漫畫家,連日本人都驚嘆他的畫法,大概是漫畫界的鄧麗君吧....。鄭問在刺客裡面使用水墨作漫畫,也打破了先前的常規,拉到一個新的意境,意外地與史記這種風格適合。

    至於故事,那已經涉及文本,脫出了慢「畫」本身,可以說,台灣怪異地文本很弱。也就是說故事能力很弱,不只在漫畫界,在影視、甚至廣告也是。可能跟教育體系有關,我們不是一個鼓勵故事,而是鼓勵取得答案的地方。

    說故事能力、腳本,問題就很大,也是跨產業,甚至是要從產業鏈來想的問題了:有一個勤勞創作、畫風吸引人、很懂分鏡等的畫家,腳本爛,一樣吸引不了人....電影何嘗不是?
    =======

    至於各國的文化商品軟實力對決,那問題非常大,也是我一直在說的:我們的文創戰略到底在哪裡?

    大概一兩篇文字往來、回覆無法談清楚。不過這幾年用一個blog,蒐集一些新聞、觀點,倒是越來越可以跨產業、跨單位地聚焦了。問題不會只單在設計或影視,或者在動漫,要面對一定是總體性的,不可能漫畫倒、設計大好。
  • brianelva312
  • 那日本漫畫倒是不用小心了?
  • Brahms6
  • 不用小心吧?因為根本沒得比....我們各方面的創意產業,從未想跟日本一決高下過。都直接搬移與學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