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看電視,就看到了凱道上走起秀來。當然這種有名模+名人的場,是媒體的最愛。有話題可以報。

現在更有「公益」,那真是為辦秀找到了正當理由。下面也提到了,若不是有公益的後盾,怎會給申請的機會?

不過在這麼多冠蓋雲集(有人大熱天還穿了一大堆衣服來,揚言看秀時會脫),倒是在比較小篇幅的地方,看到兩則類似花絮報導,感覺才比較重要。

第一個是申請流程,具主辦單位表示,公文就跑了半年,還是公益名義才給放行。如果是這樣的流程,讓政府--不管是中央還地方,推文創,你覺得...?

第二個,凱道辦秀,其實俺是五味雜陳的。因為2007年此時,俺就聽黃淑綺設計師曾提過,她希望能在凱道辦世界級的大秀,因為她去香港去大陸,他們早就在具有政治意味的地方辦過大秀,吸引世界目光。3年過去了,現在成真了,這場裡面是否看到了黃設計師?以及就算不是黃設計師參與,又是誰倡議主辦的?是當初建議的台北市政府嗎?別傻了,現在花博防衛戰都來不及了....可是台北市不是要當文創的急先鋒嗎?不是「文建會設立文創研究院 」、「「2010年台灣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11月登場」嗎?

差別在哪裡?

=====
cat walk上凱道 總統府前辦趴


2010-09-05 中國時報 【徐亦橋、謝學豐/台北報導】


 時尚初體驗喜事國際時尚集團4日晚上在凱達格蘭大道舉行慈善時尚大道千人大秀,因為是凱道第一次舉行走秀,吸引許多人注目,模特兒表現自己最有自信的一面。(趙雙傑攝)


 時尚初體驗喜事國際時尚集團4日晚上在凱達格蘭大道舉行慈善時尚大道千人大秀,因為是凱道第一次舉行走秀,吸引許多人注目,模特兒表現自己最有自信的一面。(趙雙傑攝)


 時尚初體驗喜事國際時尚集團4日晚上在凱達格蘭大道舉行慈善時尚大道千人大秀,因為是凱道第一次舉行走秀,吸引許多人注目,模特兒表現自己最有自信的一面。(趙雙傑攝)
 
     解嚴前的介壽路是國慶閱兵的主要場景,解嚴後易名為凱達格蘭大道後,則成為了民意解放的聖殿。昨晚,撇開政治,沒有憤怒的大腳印踹上總統府,只有模特兒細踩「貓步」與名媛士紳衣香鬢影撐場競艷,總統府前頭一遭,成為時尚秀場。

     徐徐晚風吹拂下,刻意關燈的總統府剎時燈光璀璨,成為最豪華的時尚背景。林葦茹、李曉涵等七十多位名模魚貫而出,身穿GIVENCHY、川久保玲等上百套國際精品服裝走秀,上千位賓客加上場外圍觀三、四百名民眾,參與今年度最熱鬧的一場時尚活動。

     這場時尚大秀由代理商「喜事國際時尚集團」與婦女救援基金會合作,凱道的五線道為此封街廿四小時。雖有台北市長郝龍斌夫人高閬仙、社會局局長師豫玲上台致詞,但都絕口不談政治,只談為受暴婦女及兒童募款。精品業者估算,這場大秀花費至少砸下千萬元。

     大秀幕後推手喜事國際執行長馮亞敏表示,凱達格蘭大道一直是她心中唯一的夢幻場地,把曾與政治抗爭畫上等號的環境,藉由服裝融入,可以讓大眾看見最美好的事物。

     身穿華服的來賓桂綸鎂說,若不是因為看秀或拍戲,還真沒機會走上凱道。被問及是否曾到凱道參與抗爭活動,她表示不想模糊焦點,「今晚是時尚派對,我們不談政治。」蔡康永則大方解讀時尚表象下的潛藏意涵,他說:「台北已經晉身為一個包容、自由的城市。」象徵一股時尚力量正在悄悄崛起。

     資深藝人比莉說,她對總統府前的這條民主大道是再熟悉也不過了,孩提時代就曾在此表演民族舞蹈,當時還拿下全國冠軍,與張小燕同獲在先總統面前表演的機會,回憶往事歷歷在目,「這裡還是很莊嚴,手機都不曉得可不可通?萬萬想不到有一天可以辦秀哩!」

     走秀的模特兒李曉涵、花花超級興奮,表示「這是一生一次的難得經驗。」已經退休的模特兒王聖芬則為凱道秀重作馮婦,抱著氣喘吁噓走完一六○公尺長的伸展台。儘管她體力大不如前,終究不錯過把總統府當背景,昂首闊步伸展台的歷史性一刻。

 

====

 
插旗辦秀 就愛攻佔禁區


2010-09-05 中國時報 【徐亦橋/台北報導】


     時尚精品最喜歡在大眾熟知的景點插旗辦大秀,場地越有歷史意義或禁忌,越能顯示品牌的實力。在凱道辦秀之前,路易威登LV曾搶下中正紀念堂辦時尚派對;香奈兒也曾進入桃園飛航安全管制區走秀,都讓時尚人士津津樂道,也躍上國際傳媒版面。

 

     國際精品在台北景點插旗辦秀,曾在金融海嘯前到達高峰。二○○六年香奈兒一月先在桃園飛航安全管制區辦早春秀,上千名賓客到飛機圍繞的機棚內看秀,成為禁區看秀先鋒。當年六月LV為了台北中山旗艦店改裝開幕,也在中正紀念堂搭棚舉辦超過兩千人派對。

     當時LV在中正紀念堂雪白的牆面上,投射品牌標誌與台灣藝術家林明弘的阿嬤花布圖案,被網友讚譽為「中正廟有史以來最美的容顏。」當天並找來韓國天王RAIN開唱,迄今仍是時尚圈的話題。據了解,LV當年活動中正紀念堂只是第三順位,優先考慮的其實是台北賓館以及凱達格蘭大道,當時凱道被認為國際知名度不及中正紀念堂而落馬。

     ○六年國內品牌夏姿服飾也選在故宮至善園庭園內走秀,華服穿越美景相得益彰。不過金融海嘯後,時尚插旗腳步減緩。直到去年九月喜事國際公司在敦化南路林蔭大道辦秀,一百五十公尺兩線道封閉兩小時,邀請楊謹華及藍正龍當嘉賓,成為第一家封街辦秀的台灣代理商。

     「找場地是辦活動最痛苦的事!」LOEWE精品傳媒經理林克瑋表示,時尚就是搶新鮮感,任何被別的品牌使用過的場地,就很難再列入辦大型活動考量了。但大家最想要的古蹟或禁區,通常握在官方或學術單位手中,他就曾和某大學借用圖書館,公文往返兩個多月,最後一周卻因高層反對而破局。

     在凱道被插上時尚旗後,國際精品眼中,最想攻佔的台北時尚秀場,排名第一就是凱道門牌一號的台北賓館,因為不僅是百年歷史古蹟,華麗巴洛克建築加上日式庭園,是最適合招待貴賓、辦趴走秀的場地。排名第二是位於植物園內的台灣布政使司衙門,清光緒時代建築古色古香,與西式華服能有強烈反差,另外像是塔城街的台鐵舊辦公廳、菸酒專賣局,也是國際精品最想插旗的下個場地。


=====

對岸樂與精品合作 我相對保守


2010-09-05 中國時報 【徐亦橋/台北報導】


     兩岸拚時尚大場面,大陸比台灣更積極。一位資深時尚人士表示,在大陸只要品牌夠響亮,黃埔江畔可以借、大廟可以借,連長城也可以借,因為官方發現和時尚掛勾不僅國際媒體關注,能見度高,對於宣揚國家形象也大有助益。

 

     一九八八年LV在紫京城辦秀,五十輛骨董車從關外開進皇城的排場,震驚國際,時尚精品也開始積極耕耘這塊全球最大的市場。FENDI十年後站上長城走秀,山本耀司、Ferragamo前進北京太廟,香奈兒與DIOR也在上海外灘包場辦秀,幾乎知名地標歷史景點都被國際精品包場辦秀,也為大陸爭取到大量的國際媒體曝光。

     雖然昨晚借到凱道辦秀,主辦人馮亞敏言談間仍不免小有遺憾。她說,「進場布置的時間太短,如果有兩天是更好,官方對於時尚的了解還太不夠。」

     時尚人士表示,台灣官方出借場地時相較保守,擔心一旦與高檔精品連結,會造成官商勾結的負面印象。相較之下,大陸對時尚活動的支持度就積極許多,而台灣有太多政治包袱,讓許多場地仍是「時尚處女地」。對這次台北市府大膽出借凱道、總統府也大方開燈當背景的做法,時尚人士認為值得鼓勵。

=====
凱道時尚秀/羅浮宮 也曾辦服裝趴
 
【聯合報╱記者陳若齡/台北報導】 2010.09.05 04:04 am
 
 
凱達格蘭大道化身時尚大道,雖然多少是因頂著「公益慈善」之名,但不啻為台灣時尚展演場域的新里程。其他象徵政治權力的場合,包括中山堂、中正紀念堂等陸續也被精品一一攻入,舉辦時尚秀。

在台灣,時尚服裝秀似乎總難登「大雅之堂」,多年前LV曾於中正紀念堂舉辦派對,並將台灣傳統花布投射於中正紀念堂外牆,卻因此引來爭議,其他如Dior在台北當代藝術館、鐘表珠寶品牌伯爵於林家花園古蹟等,寥寥可數。

在國外,由於時尚被視為文化產業一環,舉辦場地從知名藝術殿堂、到富有歷史意涵的文化古蹟早已司空見慣。如香奈兒去年時裝周將巴黎大皇宮布置成一個穀倉,月前的高級訂製服秀,甚至將寬廿公尺、高十二公尺的七點二公噸重的大獅王搬進大皇宮;LV也多次在羅浮宮辦服裝秀。
 
=====

凱道時尚秀/40分鐘秀 公文跑半年
 
【聯合報╱記者陳若齡/台北報導】 2010.09.05 04:04 am
 
 
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向來是民意與政治的發聲場域,如今轉變為時尚舞台,讓許多人驚訝,幕後準備的困難不在話下,進而透露台灣對時尚產業視野的局限和限制。

這場四十分鐘的大秀,加上搭棚、走位彩排等不過廿四小時,但負責主辦的「喜事」集團卻籌備了一年,其中與市政府各局處斡旋、跑公文就花了半年,直到今年八月初才拿到許可,這還是因為與婦女救援基金會合作,以公益活動為名結合。

不過這不是最困難的,喜事集團執行長馮亞敏認為,最難的是扭轉國內對時尚的認知。

時尚不過是奢華、時尚,很膚淺,這些觀念仍是深植國內政府官員和許多民眾,但在國外,時尚被視為文化活動,香奈兒、LV等精品常選在如巴黎大皇宮、羅浮宮等歷史古蹟或藝術殿堂舉辦時尚大秀。

馮亞敏說,看秀不僅是看熱鬧、看興奮,最重要的是看秀的態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cindustry 的頭像
ccindustry

觀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文化 創意 產業

ccindust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cindustry
  • 走秀在總統府廣場-資本搗碎神聖空間

    週四, 2010-09-16 21:46 破週報

    文/趙萬來

    一樣炫麗的時裝表演走在一樣權威的總統府前廣場,效果不止相加,是相乘,商家一方獲後超高曝光,而權力的場域則遭到去符號化,時論有謂去政治化,沿自日本總督府的巍峨建物不遷不移,但已被解構了。

    誠然,這是資本對神聖空間進行侵入、搗碎終而重組、利用等一系列歷程之公開顯現,殊非無厘頭的乍現。請看在軍國主義下,這是天皇領台的治所;嗣續蔣介石的黨國體制,這裡依然高懸在社會之上;迨蔣二世重返大陸無望,決心深耕,生根台灣,總統府也跟著移近社會,但領跑社會;繼位的李登輝雖說是台籍,喊出本土化,實則援引本土金權剋制大陸籍軍權,無異是政治墜入資產階級社會,美其名為民主化、還政於民;循此線性發展,再變為權錢交易所,其人叫豎仔扁,不過是前朝黑金政治的進一步路徑‘要注意到,府外的禁區同時從軍警密佈的閱兵場變為群潮衝撞標的,及不時施惠農戶的土特產展銷會。如今模特兒搔首弄姿於此高台,展示最新潮的消費主義,袪除政治的激情與戾氣於無形。

    質言之,資本之從市場進佔到國家機器,台灣正進入資產階級專政的時代,政客淪為幫襯陪客,模特兒不是衣架子,乃是規訓下民受想行識的完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