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有看中時民意論壇,大概都會翻到這一篇吧?版面還是醒目的地方。

蘇進強主席,在看完文章後特別瀏覽一下他的抬頭:曾任文化總會祕書長。那這個單位......請注意,2009年一系列圓桌論壇,是在誰舉辦?

蘇前秘書長談的問題也沒錯,不過現在才講好像晚了點,看的時候不禁想,如果蘇仍任秘書長,他可以上中時這麼侃侃而談嗎?從產業政策、文化立國到新中原....

我們的文創大概還在摸索提問的階段,對於怎麼回應?好像仍是虛無飄渺。那至於中國以非吳下阿蒙、文創院等,相信大家長期關心,早就知道了。

=========
文創實力 台灣該加油了

2010-05-04 中國時報 【蘇進強】

     上海世博開幕,燦爛的煙火、聲光與豐富多元的節目,令世界驚艷,這是繼北京奧運後,再次展現的「中國崛起」盛典。進一步說,上海世博是中國政經軍綜合國力另一面向「軟實力」呈現,同時也是全世界文化創意的展演與競賽。台灣館、台北館與震旦企業代表參加,自然格外受媒體青睞;但背後呈現的兩岸文創實力的消長,更引人深思。

     誠如被中國延攬參與或入選此次活動的國內文創業者所言,歷經北京奧運至上海世博,中國的文創實力,不論是創意、企劃或技術性的執行,已非昔日的吳下阿蒙。而如漫畫家朱德庸、蔡志忠與不少由國內赴中國發展的文創工作者,也慨言實因在台灣得不到起碼的重視,才不得不轉戰中國。相較之下,中國可說日新月異,台灣則是在政府欠缺整合規劃與前瞻眼光下,留不住人才。

     平心而論,不論國、民兩黨,近十年來,政府對所謂的文化創意產業,多泛泛空言而少實質支持,而文建會的預算規模比不上台大等國立大學,也是眾所皆知的事實。好不容易,文創法也通過了,「文創院」的組織條例卻尚形同具文;而文創院是否又將淪為只問黨派與政治正確,而不問專業的酬庸機關,實令人無法樂觀看待。

     政府表面支持設立的華山文創園區,迄今尚由業者苦撐待變,在文化官僚體制生怕「圖利」業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心態下,業者的生死,又有哪位官員真正關心?儘管馬蕭正副元首親自在總統府召開過一場又一場文創圓桌論壇,但會議結束後,實際的執行又在哪?

     其實,十年來國、民兩黨的政府團隊,對文化政策及相關產業都同樣的輕視傲慢,兩黨在總統大選時的文化政策白皮書,莫不沸沸揚揚夸言「文化立國」、「文化台灣」、「台灣主體」,等到真正執政了,文化就變成可有可無的脂粉。而從中央到地方,只為選舉服務的文宣花招與造勢活動,哪裡是真正的文化創意?不切實際的口號文化,毫無實質內涵的文化政策,又怎能欺人耳目?怎能不令需要生活、生計的文化人,趨之若騖的往中國尋求生存空間?

     政府對文化的輕慢,可以最近二位作家的境遇為例。一位是逝世甫二週年的柏楊,柏老在華人世界的地位,以及他對台灣政治受難者人權、弱勢、族群和諧的貢獻,相信是近年來華文作家的典範。但在他生前,卻沒有任何政府機構,關注他的生活與著作手稿及相關文物的蒐藏,直到北京現代文學館透過柏老在中國的親人,開始有計畫的蒐集館藏後,才在友人奔走下,由台南大學設立「柏楊文物館」,但起步已晚,也未受到文建會、教育部的重視。

     再以資深作家王璞為例,他以十四年時間自費拍攝了一二七位作家影音傳記,加上三百多場藝文活動的錄影,可說台灣文學史不可或缺的紀錄,王璞曾想將之捐贈國家文學館,卻不得其門而入。相較之下,英國倫敦的大英博物館與北京的現代文學館,二個機構卻對王璞的捐贈如獲至寶,幸而國家圖書館去年六月也接受了他的捐贈。

     曾經中國文革十年浩劫難復,台灣成為中華文化新中原;但近年來中國不分民間或政府,開始尋索斷層的文化價值,從古董文物到百家諸子學說的風靡倡導,乃至華文文學,電影文創產業的蓬勃發展。反觀台灣除汲汲營營於藍綠惡鬥,及變不出把戲令人倒胃的選舉文宣外,彷彿陷入了另一場文革之中。

     尊重、包容、欣賞、分享是文化的本質,沒有所謂國界、黨派之分;若要硬說中國對台灣文創、文化人的延攬是「文化統戰」,那麼我們要問:孰令致之? (作者為前台聯黨主席,曾任文化總會祕書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cindustry 的頭像
ccindustry

觀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文化 創意 產業

ccindust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