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聯合上看到焦元溥的專欄,從一個古典樂頻道開始談起。

有趣的是,上次他發表的專欄,也在談類似的問題;同時,上週邱坤良教授的專欄,也在談這種問題。簡單的說,就是對數字與藝術之間作一個反省。

延伸閱讀:
焦元溥:堅持的兩面
http://ccindustry.pixnet.net/blog/post/25930168

寶島大劇場-經濟M型化 文化也M型化
http://ccindustry.pixnet.net/blog/post/26043397

數字,尤其是結合了商業的數字,一向被藝術界視為仇敵,因為把無可莫名的感覺用清晰的數字表示,不只滑稽,甚至是一種暴力的展現。但在現代社會裡面,數字是人們溝通的唯一管道:貨幣交換、股價指數、BMI、大學聯考成績單.....。

當然現在藝文最大的出資者--政府,也是用這個邏輯在管理/治理/統治願意服從他的生產者(也當然包括文化生產者)。更追本溯源,是因為商業界是用數字在管理他的生產者:想想看前陣子美國想推動的電影期貨,那些投資/投機者,閱讀的是電影文本?還是報表與財報數字?

甚至當一通通的抗議電話、投書,乃至於投票,都是「數字」。當然也根據調查:在美國聽古典音樂的人口不過百分之二點五。

在我們的社會還是無法普遍地談論這個話題,也或許是有種寒蟬,也或許是還不夠嚴重,也或許數字只是表面(有關係才沒關係)?

=========
焦元溥:失蹤的頻道

【聯合報╱焦元溥】
2010.04.12 03:51 am
 
「列文先生您好,我是美國航空的副總經理,請您回撥這個號碼和我聯絡……」

一日,鋼琴名家與音樂學大師,哈佛教授列文(Robert Levin)返家時,驚訝發現飛機上竟不再提供古典音樂頻道。即使不認為能有什麼改變,想到自己畢竟是音樂家,他還是決定提筆寫給美國航空:

是誰在欣賞精緻藝術

「根據調查,在美國聽古典音樂的人口不過百分之二點五。或許對您而言,這實在不算是個市場。但請您想想,當貝多芬在世時,欣賞音樂的人可曾超過這個比例?」列文持續分析,「當貝多芬想辦一場管弦樂演出,他必須等五年以獲得許可,聽眾不過四百人,而那已叫作『成功』。今日美國主要職業樂團每季演出近百場,樂季開始前半年即售季票,每套曲目重複三至四次,每團聽眾多達萬人———您認為這算失敗嗎?」

若把「古典音樂」換成任何一門精緻藝術,列文的話依然成立:會看戲劇《等待果陀》的觀眾,佔人口比大概最多也不過如此。我不會天真到相信,有一天《八又二分之一》的影迷會和《蜘蛛人》一樣多(兩者我同樣喜愛),但擁抱精緻藝術的群眾始終存在,且比例持續緩慢上升。單就列文所舉的例子,美國樂團在過去五十年間,演出場次其實已成長一倍,而列文繼續要問———是誰在欣賞精緻藝術?為何美國航空不該放棄他們?

「因職業所需,我向來搭乘商務艙或頭等艙。當我,相信也包括其他乘客,願買較昂貴的艙等以換取更佳的身心休憩,我希望旅途中能有古典音樂陪伴———因為莫札特使我平靜、舒伯特給我安慰、巴哈幫助我思考、貝多芬賦予我力量。過去卅年,我都是貴公司的忠實客戶,希望我不致被迫改變我的旅行習慣。」

當列文回撥那通電話時,他還不知道自己會聽到什麼答案。

美國航空副總的道歉

「列文教授,非常感謝您的意見;您是數百封來函者之一,我希望您知道您完全不孤獨。」副總這樣道歉,「很尷尬地向您坦承,這純粹是意外:因為負責人員一時不察,錯把音樂劇當成古典音樂,造成諸多困擾。我和您保證,古典音樂已回到原來的頻道,希望您繼續搭乘美國航空。」

即使是最「民主」的美國,也知道人生不都是票票等值。反觀台灣,掌權擁錢者顯然多無如此認識。辦媒體只求閱聽率而不顧社會責任,廣告主也只看閱聽率,而不問閱聽人究竟是誰。反正會看畫展、觀賞戲劇舞蹈、聽音樂會、參加影展者不過就是那些雞肋人數,於是經費動輒上億,如煙火熱鬧絢爛的藝文活動愈辦愈多,表演場館與文化空間的基礎軟硬體設施卻依然難得改善。

而這樣成天嚷嚷庶民導向,卻不思深耕生活品質與提升素養,還敲鑼打鼓要人生一堆小孩的社會,真的能夠進步嗎?

(作者為倫敦國王學院音樂學博士候選人)

【2010/04/12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cindustry 的頭像
ccindustry

觀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文化 創意 產業

ccindust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