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文創產業,那些動則10餘計的產業群:電視、音樂、表演藝術、設計、時尚、遊戲…,對我們來說,這些東西的意義是什麼?為什麼當我們談起時,總是這樣一串?而不是一個產業?

或換個方式問,差異化這麼多的產業,為何可以統稱為文創?又反過頭一想,是否其實根本沒有文創產業?這個疑問一直縈繞心中。

英國的文化部(DCMS)在他們的<創意產業地圖>(Creative Industries Mapping Document)開頭是這麼界定創意產業的:「一群產業群,它們可藉由個人原創的創意、技能與才華,並能夠藉著智慧財產權累積,開創財富與就業機會。」(those industries which have their origin in individual creativity, skill and talent and which have a potential for wealth and job creation through the generation and exploita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這句話,經常被國內外研究者、朋友引用,我們也看過不下幾十次。但是在作為開頭標題,我們也一直在深思,這句話的含意到底是什麼?關鍵字在哪裡?

如果只是照抄、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那可以說,創意產業的口號談下去毫無意義。但是在這麼多實證資料的累積、論述當中,我們似乎也掌握住一些有別於坊間錦上添花式的看法,並且期望從英國這一套的說法中粹練出更切實的參考點。

事實上,2003年新加坡也提出一套理解創意產業的典範,在<新加坡創意產業對經濟的貢獻>(Economic Contributions of Sigapore's Creative Indutries)一文中,畫了以下的圖,也廣為世界所參考 :





比照英國與新加坡兩地的觀點,可以發現,它們同樣都把「著作權」或「智慧財產權」的觀點納入整個產業的核心體系。換句話說,在差異性這麼大的、數量這麼龐大的產業裡面(可想想設計跟電視差別多大),似乎能運用「智慧財產權」才是能夠架構起產業的關鍵。

或者把DCMS對創意產業定義,在向前推進一點,我們認為,當創作唯有能「壟斷」智慧財產權,並且從中取利益(或開創工作機會)時,創意產業,或更廣義的文創產業,才有它的意涵。

反過去想,當智慧財產權不被壟斷,繼而無法產生利益時,作品/產品也與創意產業無關。比如,我們會花錢買華格納的唱片,或聆聽華格納的音樂會,但是這些支出並未回到德國華格納家族身上(除非你去拜魯特聽音樂),因為華格納本人及其家族,已經無法再壟斷樂曲本身的智慧財產權(超過年限),是故,總是華格納被認為是偉大的音樂家,但留存的樂曲,也只具有公共的「藝術」意義,無法藉著演奏、出版持續獲利,但是,依靠其樂曲演奏、出版的廠商—這些運用者,或者壟斷演出智慧財產權的人,她們卻可以藉此獲利,獲開創工作機會。

智慧財產權的概念,才是串連起這麼多產業的關鍵。或者納進特定產業內某些部門的關鍵。當然也因為智慧財產權面對不同產業,產生不同的變形,所以也難以直接被掌握,但不見得把它的概念抽象化以後,不能掌握。

比如一部動畫電影,它本身的劇本、角色設計就具有智慧財產權,當然,出資拍攝者、執行者、設計者等都有一定程度的智慧財產權,他們之間也彼此討論如何分配智慧財產權的關係。當電影本身完成後,涉及到影片的再運用,比如轉壓成DVD、線上串流,以及公仔、包裝、遊戲,甚至食品等的多從運用。在「多層次」、「跨產業」的合作時,智慧財產權就是在其中串接,同時也是保障創作的關鍵元素。若缺了智慧財產權,受利的可能是量產的廠商,但反過來想,當有了這一層保護或者是證明,則動腦者—也就是壟斷智慧財產權者—不管複製出多少衍生產品,或者電影本身被複製多少份拷貝,他都可以獲得等比例的利潤,也就是說,壟斷智慧財產者,他生產一次就好,但在契約允許的範圍內,他可以一直獲利下去。

亦即一種靠腦力而以逸待勞的獲利,也就是某種知識經濟的形式。

不過由於創意產業內含不同的次產業,同時各種國家認定的範圍也不一樣,比如有些國家認為表演藝術市場重要,有些地方認為博物館重要,有些集中在設計或媒體類型等。因此,有必要再將其做更多層次的分類,以增進認識與思考的基準座標。

我們首先把不同產業運用「智慧財產權」的類型,做以下兩極光譜的呈現:




有形運用:
以具體的形式呈現的產品,由於是實體,故通常智慧財產權會透過複製、量產獲利,比如設計產品、影片(從電影片、電視片到出租市場等)、遊戲等類型都屬之。不過,也有有別於複製量產的形式,但由於仍具有實體性,故仍屬於有形運用,比如限量生產的服飾、首飾等。

無形運用:
智慧財產權只能立即、即時性地呈現,呈現後就無法再重複或複製。表演藝術、音樂演出等較為偏向藝術類型者,大多屬於此類。又或者是觀看博物館或美術館收藏品,館方售票(壟斷智慧財產權行販售行為)後,由於作品只有一件、無法量產,所以也算是無形而即時性的呈現。

變形:
很多受到數位化衝擊,無法維持量產獲利的產業,也都會產生不同變形—或者以新營運模式保持有形運用的獲利,或者轉型為無形運用。比如原本唱片屬於有形運用,但由於數位化格式出現,唱片業轉型娛樂化後,漸漸朝向以無形運用的演唱會為主;但也有因為乾脆擁抱數位化,產生線上販售機制,ipod或串流等類似,但仍維持有形的性質。

混合類型:
上述的無形與有形,在實際案例上可能產生很多種混合或轉型。解釋時還有很多空間。比如一個博物館在販售作品的鑑賞後販售作品的「複製品」,就屬於無形(作品)與有形(複製品)兩層次的混合。
又或者是電影動畫,呈現在電影院的拷貝數屬於有形,放送後購買人物角色的玩具,也是有形,唯兩種分屬生產型態—一個是電影拍攝的產業鏈、一個是玩具生產;但各自都有運用智慧財產權的關係與獲利型態,電影與玩具之間,也有運用智慧財產權的關係。

參考資料:
DCMS(2001), Creative Industries Mapping Document。第5頁。網址:
http://www.culture.gov.uk/reference_library/publications/4632.aspx

Minitry of Inofrmation, Communication and the Arts(2003), Economic Contributions of Sigapore's Creative Indutries。第52頁。網址:
http://app.mica.gov.sg/Default.aspx?tabid=66


或者下載文件檔,看的更清楚:

http://vspace.cc/file/8NQ6EQUQTAA227GZ.html

http://ifile.it/3a1s25k

http://xun6.com/file/6ab547368/a.pdf.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cindustry 的頭像
ccindustry

觀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文化 創意 產業

ccindust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還是濫政府
  • 還是濫政府

    其實說穿了很簡單
    智慧財產權就是防止偷竊
    而我國簡直就是在當玩笑在處理
    這很嚴重
    可以說是失業率高及蕭條的原因
    以報社為例
    當他們免費在網上登載後 報紙銷量就銳減
    報社倒一堆人失業(這可不是良性競爭的後果 甚至連惡性競爭也說不上 根本就是盜竊造成的)
    於是一堆靠智慧財產權吃飯的人也失業 包括唱片界(近百分之百消失 數位音樂根本沒錢景 因為我國不像美國人法律定的很嚴 沒人在怕的)電影界出版界

    這些人的失業導致消費減少 就算是只佔台灣百分之五好了 當一環消失 連帶效應下所有人都得過蕭條的日子 最糟的是這不是良性競爭下的結果 這種現象是不可能出現轉業轉型成功的 因為基本產業都沒穩固前你要轉去哪 一出產品就被盜版 你連資金都沒賺到如何有雄渾的錢力轉型? 而你要轉型要轉去哪? 再怎麼轉再怎精進都是智慧財產的產物 一下又被盜版了...

    在外國都罰很重 我國是...唉 然後一堆人說外國哪有法很重的謊話在催眠大家 就像前一陣子很多政治人物說降稅才是對的外國人都在降云云 真是睜眼說瞎話 西方都在加稅 遺產稅還是高達百分之40 美國是今年因為議事耽誤 不然也是要加遺產稅的(明年會更高) 何時有人在降稅?

    唉...還是濫政府 靠智慧財產權吃飯的真的算你衰 移民才是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