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期的CANS藝術新聞裡面也有年度十大藝術新聞,跟表演藝術雜誌、破報所選的10大表演藝術新聞回顧,形成一個對比。

有趣的是,在亞洲的藝術生態裡面,中國無論生產或消費的市場都在亞洲受到重視(香港也算中國),許多新聞大概都圍繞在中國藝術家、藝術場所打轉。或至少說華人圈,似乎以中國馬首是瞻。

我記得在早先文創園丁談論視覺藝術入門時,專家們談到,由於國力,還有政治的因素,其實藝術創作現在都對中國題材感興趣,也的確,中國出身的頂尖藝術家在這幾年國際的國際知名度、注目度很高。

不過視覺藝術市場的報導這樣看下來,其實是一個跟經濟市場高度一起脈動的領域,「純藝術」到底是什麼?很難明確界定。印象最深的新聞就是下面的798特區,襪,記得在06年前後,一些台灣趨勢性的雜誌捧的跟什麼一樣,現在幾乎都看不到了,反而是視覺藝術界自己的報導,從去年就開始在談798區的問題(2008年就開始出現端倪)。

=========
2009年度十大藝術新聞

‧CANS藝術新聞 2010/02/09
要以一句話來形容2009年的亞洲藝術市場生態,那麼「萬般皆下滑,唯有書畫高」,應該會是最能切中核心的。


【撰文/CANS藝術新聞編輯部】

要以一句話來形容2009年的亞洲藝術市場生態,那麼「萬般皆下滑,唯有書畫高」,應該會是最能切中核心的。

09年的藝術界,也是個衰神附身的詭異年。年度最衰的單位是巴黎佳士得,〈鼠首〉與〈兔首〉銅像,上拍之前就引起國際風波,順利拍出高價之後;則峰迴路轉出現買家堅拒付款,買家蔡明超更且說出09年國際拍賣圈最佳經典名句『這個款我是不能付的』!整個事件大大超出拍品本身,小蝦米鬥大鯨魚;這戲還有得唱的呢!年度最衰的藝術類項,則莫過於當代藝術。08年,眾人高高興興談論著整體亞洲當代藝術表現突飛猛進,但這股興奮的熱度似乎沒有辦法持續到09年。從西畫《拍賣年鑑》電腦資料庫在整理年度各分項十大高價過程中,羅列出來的各分項十大天價榜單,就很明顯出現兩個現象:一、洗牌效應格外強顯。二、09年十大天價都有普遍性價格下滑。但,市場也不是都沒有出現突破性演出。09年在拍賣市場的這個塊面,則浮出兩個事實:一、中國書畫跨入億元時代。二、中國境內拍賣公司完成市場轉移工作,成功接手成為中國藝術品高價市場的推手。這兩個現實面,徹底成為09年藝術市場最令人雀躍的利多消息,大大扭轉在當代藝術市場成績低落的沮喪心理。

市場中心位置的移轉、高價藝術品項目不同,這是操縱著09年亞洲藝術市場生態的兩大主要影響因素。09年在人的議題中,有感傷、有諸多意外變化;兩岸極受到尊崇的文物專家王世襄因病過世,有多年合作夥伴耿桂英、林天民拆夥、有陳綾蕙毫無預警的自殺身亡、有奈良美智展覽前一天被逮捕、有策展人朱其跳出來指責藝術家方力鈞展覽的論述過於搞高調、有尤倫斯、薩奇努力拋售求生存…,這些都是09年亞洲藝術圈備受關切的焦點。

蔡明超買下〈鼠首〉、〈兔首〉 卻說:「這個款我是不能付的!」

2009年2月23日巴黎佳士得在法國巴黎大皇宮舉辦「聖羅蘭專拍」,其中包括1860年遭英法聯軍從北京圓明園掠走的鼠首和兔首銅像。通過非官方交涉,兩件藝術品仍如期上拍,並由電話委託以3149萬歐元拍得。不出幾日,在網民一片躂閥聲中,愛國買家蔡銘超召開新聞發佈會,表示拒不付款,原因是因為兩件拍品無法入境。他表示中國國家文物局明確指出,佳士得拍賣行在法國巴黎拍賣的銅製鼠首和兔首是從圓明園非法流失的,佳士得在中國申報進出境的文物,均應提供合法來源證明,如果不能提供這個證明或證明檔不全,將無法辦理文物進出境審核手續。這創下中國藝術品有史以來最大,最高調的違約交割案。蔡銘超在新聞發佈會上宣佈:「這個款我是不能付的!」,這句經典名言,首開拍賣鉅額款項公開不交割的惡例,也埋下各拍賣公司夢魘一大伏筆,最後由於巴黎佳士得在追不到款項,不再為此事做出回應,一拍兩瞪眼情況,徹底成為09年國際拍賣市場的第一經典鬧劇。

「雍正大展」 兩岸故宮60年來破冰力作

2009年兩岸故宮在隔離60年後,終於有了院對院的交流。在台北故宮周功鑫院長與北京故宮鄭欣淼院長各自率隊互訪中,達成務實交流9點共識,雙方進行了圖書交換、人員互訪、圖像授權、網站互聯等交流。北京故宮博物院慷慨出借37件文物,參與。2009年10月 7日至 2010年 1月10日於台北故宮展出的「雍正-清世宗文物大展」。這是兩岸故宮一甲子來首度合作,此一創舉,不僅是兩岸文博界期待已久的一大盛事,也是標誌兩岸關係良性發展重要的里程碑,藉由同文同種及共同的文化,更加強兩岸三地華人意識的凝聚。

金融海嘯 嚴重襲擊畫廊存活並造成拋售潮

798藝術廠區的退租潮,可說是09年春季就率先反映金融風暴嚴重衝擊到藝術產業的最佳明例。在租金過高又賣畫根本不易的情形之下,798許多較小畫廊更乏力維續而不得不關門,若干指標性畫廊也選擇遷離798,這股勢頭彷彿野火被點燃,一發不可收拾,附近的許多藝術家工作室也出現退租或轉手潮。畢竟,畫廊都已經沒生意上門,畫家畫再多;也就更沒有畫廊願意接單,這種骨牌效應一直到09年底,都沒有改善過。緊接著退租潮之後,外國收藏家尤倫斯、薩奇紛紛把過去收藏的中國藝術品、當代藝術品丟回到亞洲拍場來脫手,其中;薩奇的動作更巨。

香港 成為日韓拍賣公司最覬覦的藝術中心市場

儘管,09年中國境內拍賣公司成功接手中國藝術品高價市場中心位置,不過,香港;這個長期所建立起來的亞洲藝術交易中心地位依然不容輕易被攻破。09年,香港這個藝術品交易中心位置出現最大的市場新局,莫過於日本親和、伊斯特,韓國首爾的拍賣公司,都共同選擇香港為新闢的拍賣主場,非但如此;日韓拍賣公司的預展,還擴大規模到北京與台北做預展,此舉無疑是對中國新興買家與向來就很喜愛購買日韓當代藝術的台灣買家,使盡種種示好的態度。香港,在頓時擠入如此高密度的拍賣場次,固然提供買家較為集中與便捷的選擇,但同時也讓香港成為亞洲拍賣會最高頻率的城市。

草場地拆遷 不啻為北京當代藝術市場雪上加霜

原初被預估將有可能取代798藝術廠區,成為北京當代藝術圈另一亮點的草場地藝術區,在09年冬天就面臨隨時拆遷的陰影,由於北京市政府已經將該區域劃分給港商作為高級別墅區興建案,因為被規劃的幅員地區實在太大,拆除的區塊是一塊一塊逐續進行,許多藝術家工作室都受到波及,同樣本來麝集於此的畫廊,都是必須被拆除的對象,這個計畫深深牽動著本來就處於隆冬氛圍的北京當代畫廊圈;有著明日不知是何日的感嘆。而或許北京市政府自己都不曉得,除了金融風暴之外,自己竟也成為畫廊存續篩選的另一把利刃。但在這個現實背後,是否也暗湧著798會再度擠入一波畫廊回歸熱潮?2010年,會是北京畫廊圈變化最大與最需要被觀察的一年。

紅色經典 成為市場主流

09年正好是中國建國60周年,這個環境因素徹底成就拍賣市場紅色經典主題;成為09年中國藝術市場最為獨特的一道風景。並且,屢屢在不同場次的拍賣會締造傲人成績。春季,中國嘉德沈嘉蔚〈為我們偉大祖國站崗〉以795.2萬人民幣成交。接著,北京翰海那件〈南泥灣〉從800萬人民幣起價,卻以1344萬人民幣賣出,如此的成績格外振奮藝術市場。11月18日劉益謙、王薇在上海美術館舉行【革命—延安以來的主題創作研究(1942-2009)】展,再度將紅色經典帶至另一個被矚目的高點。這番造弄,勢必影響2010年境內拍賣公司在拍品設定的內容。

兩岸當代藝術交流 館對館合作更趨緊密

兩岸當代藝術的交流活動,在09年密度更高,尤其是以館對館為合作對象,多少也提供彼此一個認識對方藝術家的機會。5月23日國立台灣美術館與北京中國美術館共同合作的【講‧述—2009海峽兩岸當代藝術展】,先在台中的國美館舉行,7月23日則移至北京中國美術館展出,這個展覽以1940-1970年出生的兩岸藝術家為選取對象,展現兩岸藝術加不同的藝術思維。緊接著12月14日由台北當代藝術館所策劃的【台灣藝術新世代】,在上海美術館舉行,這個展覽是對應上美副館長張晴曾策劃的【果凍時代】於台北當代館舉行的交流展。

方力鈞症候群

方力鈞,可以被推舉09年當代藝術圈最無辜、最非戰之罪的藝術家代表。他在09年的大展頻率最高,問題是,隨著他的展覽異地舉行,因為展覽所延伸出來的討論話題也就更加熱鬧非凡。4月中旬,方力鈞的展覽在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驚爆出來話題是北美館在對這項中國藝術家展覽的作法上欠缺透明度,台灣各界之前毫無知悉美術館已經能夠有所謂中國藝術家個展的提案申請,再加上,美術館沒有在第一時間站出來跟外界講清楚,而這個展覽背後又有畫廊利益涉入,展覽曝露美術館對於中國當代藝術家研究工作幾近無能不說,更也說明美術館多年來對於台灣以外的當代藝術產業生態不求甚解,成為兩岸笑話。再者,方力鈞展覽年底於廣州美術館舉行,這次則有策展人朱其跳出來撰文針對展覽畫冊上的論述;過於高調方力鈞的藝術作為,逐項提出嚴厲批評與個人看法。這篇文章深深撼動北京藝術圈,咸認為朱其繼08年為文指責中國當代藝術市場天價作局之後,讓許多人看了深感痛快的一篇文章。這些事雖然都因方力鈞展覽而起,但卻都是環繞在展覽旁邊的有心份子操作過當而惹發議論。足見,藝術家還是得慎選交往對象!

大未來畫廊分家

17年來,大未來畫廊的焦點,始終集中在耿桂英與林天民兩個人身上。09年7月,這家聲名顯赫的畫廊則不再有合體,而是以耿畫廊、林舍畫廊各自展開全新的歷史書寫。大未來畫廊拆夥,嚴格講並沒有造成多大波濤,但牽涉最大的應該是未來兩個人成為競爭對象後,所欲提呈出來的表現,又會開闢出怎樣新局!耿桂英以超凡的毅力與快速果斷力,旋即在台北內湖創設全新的當代空間,這個空間著實反映這幾年所謂798藝術區效應,也就是展場寬敞、高挑,12月12日所推出【趙無極個展】,則顯現她個人於台灣收藏家深厚人脈與無可被超越的地位,既是台灣私人畫廊最好的一次趙無極展覽,也為該畫廊往上拉抬好幾個層級。林天民也一刻沒得閑,選擇的新場地是在台北東豐街,同樣也是展場空間寬闊、同樣也將會致力推展當代藝術。兩個人都從既有17年共同基礎上來做出發,也打算從這裡開始展開彈跳,只是會成就出怎樣的風景,就還得時間來證明。

陳綾蕙在台自殺身亡

09年,令兩岸藝術界最感到震驚與不解的事情,莫過於在北京與台北皆設有畫廊的陳綾蕙,11月7日在台北住家燒炭自殺身亡。儘管,台灣警方後來查出地下錢莊逼債情事,可能導致她自殺的主因,但是,自殺的原因是否只因為如此?是否還有其他經濟上的破洞呢?則更引起兩岸藝術界諸多想像。她在兩地的畫廊,業已經關閉,不過眾多與畫廊牽扯的事務,則都留下懸念,也為金融海嘯覆蓋下,畫廊負責人身心問題與經濟壓力深度,提出教人深思的課題。融海嘯覆蓋下,畫廊負責人身心問題與經濟壓力深度,提出教人深思的課題。

【完整內容請見《CANS藝術新聞》2010年2月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cindustry 的頭像
ccindustry

觀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文化 創意 產業

ccindust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