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五金鐘頒獎,沒想到還有這段插曲。

瀏覽一下這些報導,感覺如何?第一個倒不是影視觀光做的如何,而是官僚單位在推諉、然後細數自己過去有多少豐功偉業。

在瀏覽這些新聞後,倒想到路線差異這件事情。

台灣的文創需要一些路線的思考,倒不一定要參考英國、韓國以後我們才能作,而是,我們需要仔細想想,仔細觀察我們能做什麼,然後去規劃我們需要做的這些事情。簡單說就是找到特殊性、我們能做的,然後擬定策略。反而我們過去的文創推法,一直很焦慮,也一直很想學這學那,但是礙於現況或者能力、現實等因素,什麼都學不起來。

影視觀光不只在一個國家證明成功,其實最大宗的不是韓國,而是美國:光慾望城市,就可以吸引多少人。

回到路線上,在21世紀各縣市政府開始將文化節慶、創意產業導入政績或者規劃為政策後,最常出現的是首長或文化局長邀請國外大團前來,其實在北市細數政績時,剛好週六晚上,台中市也舉辦了爵士節,不久前,他們才辦完搖滾節呢,真是熱中音樂。
http://www.jazzfestival.com.tw/2009jazz/index.html

台北市如果這樣看,其實透過小巨蛋與基金會的中介,也舉行、引進不少國外的活動,相較之下,對國內的支持就比較少一點,更有趣的是,在李副市長任文化局長時,執政目標就是要打造北市府在拍片上的單一窗口:從製作到封街,甚為流暢,不能讓好萊塢片商離開101轉以香港拍攝的例子再出現。不過,蔡導這個橫掃的片子,好像試了一下這個單一窗口,結果...下面有張他跟高雄市長的合照....

高雄,當然也有引入國外團體演出,但是,在痞子的案例中,是否會讓他們因此在文創政策上有所轉軸,走一條跟過去「硬體台灣、軟體國外」路線完全不一樣的路?不知道,是否痞子對他們激勵,會讓他們嘗試新推動文創的政策路線?不知道。

如果台北市維持過去7-8年持續推動的方式,而高雄改以推在地影視、文化產品為主,其實地方各自推一套推行方式實驗,也沒啥不好的。

不過關於影視產品的內銷與外銷,這我倒有點混淆,如果就目前的調查來看,台灣能外銷的影視產品比例非常低,大多都是內銷;而能外銷的都是靠電視台或製作單位本身吧?中央或地方政府作了啥,可以宣稱他們外銷?

P.S.成功者有100個媽媽,也在這個新聞看的到阿,這些爭論都是在週五痞子狂掃金鐘後才引爆,相對的,去年同時放送的波麗士大人,其實收視率也不差,倒沒有激起這麼多話題阿!

========
痞劇捧紅高市 北市失之交臂
 
【聯合報╱記者趙大智、顏甫?、錢震宇/台北報導】 2009.10.18 06:03 am
 
 
「痞子英雄」在金鐘獎大獲全勝,成功打造高雄新形象,導演蔡岳勳多次抱怨拍攝過程「北刁南順」,蔡岳勳說,兩周前台北市副市長李永萍碰見他時,忍不住說,別老往高雄跑,也照顧一下台北,多在台北市拍。

不過,高雄市政府的確對蔡岳勳敞開熱情雙手,讓他從一開始,只從台北移動四成的實景到高雄,最後愈拍愈順,幾乎百分之百南遷,現在甚至要在高雄蓋影城。

蔡岳勳表示,剛開始曾向北市捷運公司申請欲拍攝追逐戰戲碼,結果北捷以安全與每天營運量大等考量回絕。蔡岳勳後來才轉向高雄捷運申請支持。

自己是痞劇忠實影迷,又兼任台北市電影委員會執行秘書的李永萍坦承,影委會不知道痞子英雄曾要求與北市府合作,若知道一定盡力協助。

李永萍說,她會在下次大會時向市長郝龍斌提案,要求市府各單位若有接到任何拍片需求時,一定要通報影委會。

蔡岳勳說,高捷當時尚未全線通車,他甚至要求「捷運行駛間所有月台的門都打開」,還要車子衝進充滿二十五萬伏特高壓電的隧道裡。過程複雜,但高捷在召集維安、技術等八個部門、二十多人同時開會後,當下同意配合。

他指出,要在台北借景拍戲,申請程序很複雜,如果想封街是難上加難,他曾跟某文化單位借大廳,對方說「不可」,退一步借門口,「不行」,再折衷「那讓我拍地下停車場,避開上班時間」,等館長批下來,還是不願意借。

製作人于小惠坦言,不是台北不配合,只是這城市已經飽和,但高雄很多才開始,像才剛蓋好的高雄捷運,加上高雄願意讓全亞洲都看見他們的進步,所以,連市長陳菊都寫信給當時的新聞處長史哲,要他全權協助蔡岳勳。

蔡岳勳肯定,拍過這麼多戲,從來沒有像高雄市政府這麼大力支持協助的公部門
 
========

李永萍:北市行銷 須放眼國際
 
【聯合報╱記者錢震宇、黃驛淵/台北報導】 2009.10.18 03:29 am
 
 
北市府曾拒絕法國致贈建築師艾克特‧姬瑪赫(Hector Guimard)的「新藝術捷運車站涼亭」。現在又傳出北市拒絕痞劇合作,讓人質疑北市府的城市行銷政策。

台北市副市長暨電影委員會執行秘書李永萍說,北市國際化程度高,除了國內宣傳,也必須放眼國際。像印度寶萊塢就曾在中正紀念堂取景;包括東歐、立陶宛等地電影都陸續在台北拍攝,她重申北市歡迎所有偶像劇、電影、短片、MV到台北市拍片,同時北市影委會一年有兩千五百萬元的電影補助金,也是各縣市中金額最高的。

曾參訪高雄影委會的北市文化局科長楊秀玉指出,北市影委會定位在「國際競爭力」;高雄則偏重「國內行銷」,同時北、高兩地都市條件也不同。楊秀玉說,高雄市要封街拍戲比較簡單,但台北市是首都交通量很大,無法輕易封街。

李永萍說,市府就曾協助「籃球火」封閉辛亥隧道,也協調消防局、水利處提供支援,協助蔡明亮電影「臉」劇組拍攝片中最重要的淹水與下雨場景。

最近更協助電影「艋舺」,斥資重現萬華剝皮寮街景,並封閉水源快速道路,包括電視劇波麗士大人、下一站幸福、那一年的幸福時光;電影停車、曖昧、不能沒有你等都在台北拍攝。

台北捷運公司說,當初劇組確實曾向北捷申請,但因劇情需要利用捷運軌道拍攝大動作場面,按北捷標準作業程序必須斷電,基於安全考量才未借出場地,「但並不後悔」。

捷運公司表示,台北市捷運每天旅客超過一百廿萬人次,午夜二時至四時卅分是固定的維修時間,因此比較沒辦法配合。
 
======
直言集/故事行銷城市 觀念對了,得更積極
 
【聯合報╱本報記者黃驛淵】 2009.10.18 03:29 am
 
 
「痞子英雄」奪下金鐘獎五大獎成為大贏家,再度成為話題。痞子英雄藉由高雄市取景成功行銷了高雄,無形中讓高雄市成為最大贏家,令當時失之交臂的台北市扼腕不已。事實上,不景氣的時代,世界各主要都會無不使盡渾身解數行銷,北市為何錯失良機,市府有檢討的必要。

最近行政院觀光局辦的活動,就有日本人看了導演侯孝賢「風櫃來的人」,決定到台北光點探尋侯孝賢的足跡,更親自到澎湖「風櫃」聽濤;韓劇風行,為韓國觀光帶來大筆收益。台北市政府比高雄市更早成立影委會,但空有組織不足以成事,北市作法上似宜更積極。

痞子英雄收視率打破了公視開台十年紀錄,無形中替高雄景點做了免費廣告,也讓高雄形象變得更可親。高雄市各部門的配合,應是城市行銷成功的最大原因;反觀台北市,卻因各局處未充分溝通,捷運公司基於本身營運與安全的考量,失一次行銷機會。

成功的城市,除了硬體,文化產業等軟實力更為重要,光靠拍攝場景可能還不夠,如何進一度包裝並推銷台北市特色,恐怕才是重點。

======
痞劇跨國播 高市跟著宣傳
 
【聯合報╱記者楊濡嘉、謝梅芬/高雄市報導】 2009.10.18 03:29 am
 
 

「痞」劇中仔仔女友被炸身亡的漢堡店,就搭在高雄市新光碼頭。
圖/普拉嘉提供



「痞子英雄」曾在高雄捷運取景,至今中央公園站仍置放「痞」劇的劇照。
記者楊濡嘉/攝影


「痞子英雄」成功行銷高雄市,高雄市府乘勝追擊,打算跟著「痞」劇腳步,到播放此劇的亞洲國家宣傳高市的觀光景點;市府更積極成立拍片支援中心,全力協助影視業者到高雄取景。

高雄市府今年六月正式成立「拍片支援中心」。新聞處一科科長任啟桂說,不算電視劇、廣告等,今年全國開拍卅五部電影,已有十六部來高雄取景,「劇組每人每天平均五百元,一年就為高市帶來上億元消費」。

僅以「痞子英雄」為例,劇組人員八個月的食、宿、交通和其他消費,即使扣除市府補助的八十萬元住宿費,仍超過千萬元。

痞劇中呈現的景點,也成為粉絲必到之處,網友統計,「痞子英雄」在夢時代取景最多。夢時代公關經理唐晞宇說,廣場中一間餐廳因在劇中出現,消費者紛湧前來拍照、用餐,餐廳營業額成長約三成。

「痞」劇男主角之一陳在天的住處,位在高雄軟體園區B棟VIP室,也讓影迷好奇,今年六月興建這棟大樓的國城建設,特地開放讓年輕學子進入參觀。參觀學子直呼「好美哦!」有的人還說「真想來這上班」。

「陳在天」恍神搶路人酒喝的八五大樓新光碼頭,也成了最夯的觀光點,就連營運虧損的高雄捷運,也不放棄打「痞」劇牌,中央公園站至今還有「痞子英雄」主角仔仔、趙又廷的劇照。

痞劇為高雄市影視業打了強心劑,「痞子英雄到其他國家播出時,我們會跟到那些國家宣傳高雄市觀光景點。」高雄市觀光局長林崑山對「痞」劇中的高雄景觀信心十足。

 ======
海陸空配合 高市痞式宣傳「無價」
 
【聯合報╱記者楊濡嘉、顏甫?/高雄市報導】 2009.10.18 08:16 am
 
 

 
劇中仔仔家 盡覽好風光

仔仔在「痞」劇的家,原是高雄軟體科學園區頂樓國城UFO總裁會館,右為女主角陳意涵,身後可見高雄市八五大樓。這裡曾開放參觀,讓粉絲留影紀念。
圖/普拉嘉提供、本報資料照片


讓出航道
仔仔(右)和趙又廷開船追逐槍戰,所在景點是導演蔡岳勳極力爭取到的國際航道,只要大船經過時避開,就可以暢行無阻。

圖/普拉嘉提供


金鐘獎大贏家「痞子英雄」兩年前到高雄市捷運拍綁架鏡頭,沒想到這一拍,全片在高雄市拍了八個多月;期間高雄市政府全力支持,隨著痞片大紅也「賺」到了無價的城市宣傳。

「可不可以在捷運上拍一個綁架場景?」痞子英雄導演蔡岳勳向台北捷運借車廂遭拒,轉而詢問高雄捷運。在高捷拍攝的戲僅耗時七天,高捷配合讓車子來回行駛,連高捷都向蔡導坦言「空前絕後的配合」。炸掉漢堡店的劇情,原本那塊地屬於公園路燈管理處,也順
利通過。

 

封快速路
為了支援「痞子英雄」拍戲,高雄市府曾封閉快速道路讓蔡岳勳拍戲。

圖/普拉嘉提供
 

高雄市政府新聞處長史哲正執行市長陳菊交付的「協助推動文化影視產業」任務,認為這是「因緣際會」,應允協助;「那時捷運橘線還沒通車,劇組還加了隧道內警匪追逐情節,現在捷運通車了,不可能出借隧道了。」

史哲說,當時劇中有直升機上鳥瞰高雄全景,是因為世運主場館完工,市長陳菊打算邀主場館日籍建築師伊東豐雄搭機鳥瞰從空中看主場館,他就邀
 

市長探班
蔡岳勳(左一)執導的「痞子英雄」獲高雄市府力挺,拍攝港口鏡頭時,市長陳菊到場關切,仔仔(右一)、趙又廷(右二)陪同搭遊艇。
本報資料照片/記者凌珮君攝影

蔡岳勳搭機先行探勘,乘機在空中向蔡導推銷高雄景觀,「蔡導記住了,果然劇中有來一場空拍高雄全景的壯麗畫面」戲。

高雄市支援拍攝,連警方都破例調派人力支援,拍槍戰戲時執行封街任務。

另一項被蔡導喻為「不可能任務」,是在高雄港的國際航道上拍攝船艇追逐戰,蔡岳勳申請時,港務局說「從來沒借過航道供拍戲」,但市府出面協調,港務局從拒絕到全力配合幫到底,甚至拍攝時派員在旁協助,當下解決各種疑難雜症。

高雄地檢署也在市府協調下,支援劇組囚車,並應劇組「逼真」的要求,由囚車司機當臨時演員。槍戰鏡頭還在夢時代購物廣場拍攝。夢時代公關經理唐晞宇說,新聞處和劇組來借場地時,公司一度擔心槍戰鏡頭產生「負面」作用,「還好,導演把鏡頭拍得美美的,觀眾反而看到夢時代漂亮的景觀。」

高雄市民間也對「痞」劇大力支持,包括出借當南區警局辦公室、陳在天(仔仔飾演)房間的國城UFO大樓,為了支援拍戲,還延遲廠商入駐時間,夢時代購物中心也在營業時間全力配合。
 
=====

北市行銷 企圖心安在?
 
【聯合報╱王業鼎/民調工作者(北縣新店)】 2009.10.19 03:52 am
 
 
前晚才剛租了一部影片「亡命快劫」,內容描述紐約地鐵調度員,如何與劫走一列地鐵列車及人質的歹徒斡旋談判的故事。影片的花絮還特別說明全片幾乎都在紐約地鐵實地取鏡,鮮少搭景,導演說現場拍確實困難度很高,不只是牽涉到每天要運輸一百萬人的高運量,最大的挑戰是拍攝時,擔心接觸到致命的第三條高壓伏特軌道。紐約的地鐵也是全世界唯一廿四小時運轉的大眾運輸系統。但是為了要讓觀眾有臨場感,導演寧可捨棄搭景,而採現場拍攝。

昨天看到聯合報報導台北市錯過拍攝痞子英雄,全片改在高雄拍攝而達到城市宣傳的效果。但台北市捷運的反應是「不後悔」,辯稱因台北捷運運量高(請問有紐約每天一百萬人高嗎?)、營運時間長(有紐約地鐵廿四小時長嗎?)。殊不知,台北市一年花再多的錢,辦再多的活動,可能都抵不上一部電影的宣傳效果。我終於可以理解,為什麼高雄世運、台北聽奧都分別獲得市民的高度肯定,但陳菊施政滿意度飆高十四個百分點,郝龍斌卻只微幅上升兩個百分點。

記得以前在廣告公司負責華航全球廣告策略時,大約廿年前,華航選擇在紐約市區拍攝華航陸地貨櫃車隊宣傳片。我們向紐約市政府申請拍攝允許證時,還一度擔心受到刁難,沒想到紐約市府的回應是:非常歡迎,只需要附上預定的拍攝路線及時間,市府會派警察維護我們拍攝。如果有需要,只要我們提出申請,還會封街讓我們拍攝,而且免費。我很驚訝地問他們,為什麼紐約有這樣的措施?他們的回應是:紐約市政府為了讓全世界的民眾都想來紐約觀光,我們認為透過電影或是廣告就是最好的宣傳。

這已經是廿年前的事情了,現在看了「亡命快劫」,又看到台北市捷運局的反應,真想痛罵台北捷運官員。展現企圖心,不要怕麻煩、積極主動一點做出任何可能為城市宣傳的效果!
 
======
高市景點 不見內在美!
 
【聯合報╱王玉佩/正修科大通識中心副教授(高雄市)】 2009.10.19 03:52 am
 
 
電視劇「痞子英雄」不但在金鐘獎大放異彩,也成功行銷高雄市。然而,高雄市如果僅靠表面的行銷而未充實觀光景點的內涵,恐怕遠地而來的觀光客會乘興而來敗興而歸。

高雄市在「痞」劇中出現的景點,除了統一「夢時代」的摩天輪具一定的觀光價值外,其餘景點在攝影鏡頭下美則美矣,卻缺乏讓遊客流連的元素,而高雄捷運甚至因為虧損面臨可能倒閉的危機,這樣的城市,觀光客到此一遊之後,恐怕會有「下不為例」之感!

無可諱言,高雄市有部分享有盛名的觀光景點,諸如左營蓮池潭、孔廟、西子灣、旗津燈塔及海岸公園,乃至高雄市政府曾經大力宣傳的愛河等等。不過,這些景點非但沒有充實的遊樂設施,更因未能加入人文典故,致觀光客大多是走馬看花,無法留下深刻印象,更無法激起「下次還要再來」的熱情。

以愛河為例,高雄市政府這些年每每強調愛河整治成功,並且特許商人在河畔經營咖啡座、在河中行駛「愛之船」,很多外縣市民眾都慕名前來一遊。然而,愛河並未整治成功,不論是坐在河畔喝咖啡抑或坐船遊河,都會聞到一股隨風飄來的異味,自然讓人卻步三分,也因而河畔咖啡店一間間關,「愛之船」的經營也未見起色。

至於過去曾讓市政府引為重要政績的「城市光廊」,同樣因為只有俗艷的燈光而無可供回味的內容,開張之後,便在客人一日日減少下,「城市光廊」宣告熄燈。

其實,從城市光廊的例子,就可以充分說明,一個觀光景點的維持,不是僅有炫麗的外在,更需要有可供遊客駐足的內在,否則,美麗的外在許可以吸引遊客上門,但缺乏深度的內在,就絕對無法留住遊客的腳步,更遑論是留下美麗的記憶了。

高雄市發展觀光,不能只靠「痞子英雄」,也不能只靠華而不實的宣傳,更不能炒作如熱比婭之類的政治議題,高雄市政府該努力的是充實每個景點的內涵,加強景點的可看性與深度性,才能讓遊客不虛此行、近悅遠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cindustry 的頭像
ccindustry

觀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文化 創意 產業

ccindust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Fisher
  • 近日國內影視甚是蓬勃,痞子英雄出盡鋒頭,最高興的應該是陳菊市長,熱比婭风波應是安全過關,或者是雙面行銷,都算成功.至少,有積極作為,要為陳菊市長的魄力給予肯定.台灣目前少見這種行政首長.
    另外的一個想法是,此次高雄市政府結合蔡導演的成功案例,會不會為行政公部門支持國內的各式藝術創作提供最大的誠意與協助??還是只要電影導演???

  • brahms6
  • 我自己觀察是,各地政府都在找機會行銷自己,陳菊也沒多偉大。只能說高雄這次押寶押對了,感覺起來北市就相當緊張,因為放過一尾大魚,而且這尾大魚還是國內原創性的。

    高雄世運以後那個館場要幹嘛,包括旁邊的國訓中心經費嚴重不足,這也是陳菊市場可以管的阿?--這訊息出自民視的異言堂節目。

    只是說,高雄是否能因為歪打正著,找到另外一種推動與合作的形式,這還要觀察。以及,台北、台中等都在推文創的都市,他們比較偏向的是「硬體台灣、內容國外」的路線,如果跟另外一種典範(假設高雄都走國內路線),最後會形成什麼樣的態勢?

    以及,「外銷」的話題這些報導也有談到,台北市認為他們是要走國際行銷的路線。也順帶提一下。
  • Fisher
  • 對岸在電影產業的鼓勵與投入,在以下新聞可見其力道,第一個影視公司將於"創業版"上市.

    華誼兄弟傳媒將上市 年成長50%為目標 【10/19 22:55】

    〔中央社〕中國創業板23日將上市,華誼兄弟公司將成為中國首家上市的影視製作公司,總裁王中磊今天說,將加大投資於電影、電視和藝人經紀;未來3年內每年以50%的成長率作為目標。

    中國證監會日前宣佈創業板在23日正式開板,目前已有28家企業分三批拿到創業板的上市批文,並開始發行。

    其中相當受到注目的是中國巨頭娛樂公司華誼兄弟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將會成為中國第1家上市的影視製作公司。

    根據「招股說明書」,華誼兄弟這次申請上市註冊資本達人民幣1億元,18位發起人來頭不小,其中包括華誼兄弟的董事長王中軍、王中磊,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等商業巨頭,馮小剛、張紀中、李冰冰、任泉等多位明星,還有多位社會各界人士。

    華誼兄弟(300027),最終發行價格確定為28.58元,發行本益比高達69.71倍。

    王中磊今天告訴中央社,對於公司未來前景,他們將繼續加大投資。在未來3年內,每年以50%的成長率作為目標持續成長。

    他說,未來上市之後,從資本市場融資人民幣12億元,主要在電影、電視和藝人經紀三大部分發展,將加大投資規模與運營規模。

    他透露,未來將計畫每年投資拍攝6部電影,和約600 部的電視劇,同時華誼兄弟於未來2到3年之內將在大陸開設15家電影院。

    他說,他們公司的申請上市,代表了大陸的影視市場不斷增長、擴大的過程中,企業要走的道路。作娛樂、影視發展者成為公眾公司,也是正常的狀態,香港也有相類似情況。

    王中磊說,只是這對大陸來說是一個新興產物,對這個行業有一個新的理解,對於影視娛樂市場可以做得更加規模化與經營公開化能更加到位。

    他說,過去沒有資本介入到影視娛樂這塊領域,整個投資規模對於市場的發展還不夠大,規模太小了,十幾年前大陸的電影電視屬於計劃經濟類,是由國家直接管理與投資。

    王中磊說,十幾年前大陸對於電影電視領域民營公司的開放,讓社會資本得以進入,讓包括華誼兄弟等民營公司能進入投資,這對此行業是很大的衝擊,而當時他們最大的促進了影視娛樂市場發展,使其更有規模。

    他說,他們在十幾年前剛進入影視娛樂市場時,電影市場規模太小了,多數只能算是普通企業,經過十多年的努力,整個市場已經有穩定上升的趨勢。
  • Panda
  • 中國電影產業成熟對台灣並沒有壞處,台灣的導演可以去中國練兵,畢竟台灣的導演人才到大陸合作的機會最高,而這也歷練了台灣導演製作商業片的能力.
    就像李安一樣,再回來國內拍的時候,就不會遇到現在沒有人要投資他的狀況,但是最主要的還是,有一個市場在等著消費的保證.
    或者也可以說,台灣的電影產業將因為大陸電影市場的發展而發展.
  • Dreamer
  • 回到台灣拍什麼給大陸人看??導演為什麼要回來拍??
    大家都說台灣的自由社會是一個對岸無法突破的困境,有什麼題材或內容是非在台灣做,而對大陸也有足夠的吸引力呢? 或許日月潭大水怪這樣的科幻片試試看?
  • brahms6
  • 我是提出一個想法拉,

    兩岸都有演藝學院或藝術大學。當兩岸組成拍攝團隊後,誰是最後可以統籌的那個角色?

    以對岸的市場與發展野心來看,對岸作總統籌的機會比較高,而且對岸是以美國好萊塢、迪士尼的方式在做,縱使超越不了美國,至少可以當區域霸權,或者可以跟日、韓平起平坐。

    當與日韓比肩時,台灣這樣的一內需而地區性的市場就遠遠落後。在上一期新新聞專訪陳國富導演時,已經完成「風聲」的他說,他要拍的是中國題材(因為市場在那),而他估計對岸有600-700萬人次的觀影數,這點台灣遠遠不及。

    大片的規模就是這樣。

    回到兩岸團隊話題。同樣一個電影這麼多演員、美術、音樂等職缺,如果是兩岸三地競逐,最理想就是總工作機會除以三,但這不可能,因為香港因為回歸,已經成為內地一部份,連他們在80年代後自豪的娛樂市場都已經收編成為內地市場。

    台灣,可以說產業是自己玩垮自己的,我們受中國影響其實還不高,但是產業在台灣沒有找到一條良性循環的路,在無法升級下,只好也期望對岸市場,這個現象也同樣會出現在諸如高教上。

    企圖把台灣產業問題外部化,想要用中國這個「大市場」來分攤外部成本。不過,你有張良計、人家有過牆梯。中國的朋友也沒這麼好惹。

    如果一年對岸演藝學院有上千位畢業生,每個人中之龍;台灣這樣教育水平、產學落差等問題,甚至實做機會都不足時(產業在台灣已經不成熟),怎麼達成上述「除以三」的理想市場?

    未來兩岸合作:影視與音樂等,甚至出版,究竟是誰說了算?誰才是總統籌。

    OK,就算台灣想當代工--中國大陸的代工,那一塊是我們可以分過來做,而對岸沒有機會可做的?十分有趣。

    ======

    延伸的來說,一部電影的「規格」是什麼?現在其實製作團隊,可以同時拍攝電視電影,技術已經不是問題。包括,現在DV等設備的個人化,上youbute不是難事,「拍攝」這件事越來越多人可以參與,則,「電影」的意義是什麼?

    台灣各地也有很多主題影展,甚至可以組一個小團隊拍片,甚至上某些通路放映(公共電視搞不好有機會),則,電影的規格是什麼?什麼樣的拍攝方式、放映方式,團隊組成方式,才能算是電影?

    就像唱歌,每個人都會唱阿,我常在河邊聽一批阿公唱卡拉OK。那為何他們不是歌手,而「唱片業」的規格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