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期最新出刊的新新聞,簡單地介紹了一下前陣子熱炒的大巨蛋問題。也因為這兩天林瑞圖委員出面揭露監察院黑手說。

18年,從郝爸爸到郝兒子,都面對這個蛋。蓋不蓋是一回事,而當年呼喊巨蛋的朋友,看到現在這樣的規劃,包括在松煙、旁邊蓋飯店等,以及衡估現在諸如棒球環境等,是否跟當初主張巨蛋興建時的條件一樣?

18年前,職棒的條件,以及現在國人對棒球的熱度(去年奧運可能一仗就打垮了,再加上王建民表現不佳,無熱度可炒作)。如果以後棒球環境就這樣了,那蓋這個巨蛋要給誰用?不會拿來開演唱會吧?

大家在爭執巨蛋用途、工程承包細節時。很少聽到把這個議題上升到抽象思維層次:我們的體育政策,文化政策,為何總在硬體打轉?

上週末在民視異言堂上面看到,他們反省高雄世運館場。在世運之後,偌大的館場只出借過一次,其他時間都大門深鎖;相對於旁邊的國訓中心,經費不足、設備老舊。在運動經費編列上,我們10%投入軟體人才、90%投入硬體建設。其實前幾年對文化政策的批判與反省,延伸到體育界,也都毫無改變過。

面子?還是裡子?
http://view.ftv.com.tw/review.asp?UnitId=2106&ProgId=350#Part1

========
四個市長拖十八年,換來一紙糾正案

大巨蛋的政治秀

隨著時間愈拖愈久,政黨更迭角力與政治情勢的不斷轉變,巨蛋問題又更為複雜。每當新的市長走馬上任,政策改弦易轍,往往又得重頭再來過。郝龍斌最壞打算將不排除與遠雄終止契約,可能也暗自慶幸監院幫市府解了套。

文◎金中
 
延宕十八年還沒蓋好的「大巨蛋」,經歷四任台北市長,「大巨蛋」不是變成個人政治作秀的舞台,就是淪為地方大戰中央的犧牲戰場。馬英九趕在市長卸任前夕與遠雄簽訂「大巨蛋」BOT合約,這個馬英九的政績,卻成現任市長郝龍斌又一樁「剪不斷、理還亂」的包袱。

一九九一年職棒正方興未艾,萬眾矚目的總冠軍賽卻因雨中斷,大煞風景。儘管兩隊球迷壁壘分明,但全都有志一同高喊「我們要巨蛋」!當時蒞臨現場觀戰的行政院長郝柏村,立刻指示台北市政府,規畫興建一座類似日本「巨蛋」,能遮風擋雨的室內體育館。

沒想到這個巨蛋說來容易,做起來卻很難。諸如在哪裡下蛋、土地取得、居民協商等事宜接踵而來。隨著時間愈拖愈久,政黨更迭角力與政治情勢的不斷轉變,巨蛋問題又更為複雜。每當新的市長走馬上任,政策改弦易轍,往往又得重頭再來過。

蛋要下在哪?

選定松山菸廠幾經波折

一九九三年在李登輝主政下,政府將巨蛋列入國家重大建設,規畫在關渡興建台北巨蛋,但關渡開發計畫遲未推動,巨蛋也隨之停擺。市長黃大洲原規畫將關渡運動園區、天母運動場、市立體育場改建等三大興建計劃,作為爭取二○○二年的亞運主辦權的談判籌碼,但隨著黃大洲落選,關渡巨蛋案也不了了之。

台北市在陳水扁主政時,雖然已經不以主辦亞運為標的,但是「大巨蛋」仍然是重要的競選支票之一,一九九五年還成立了「巨蛋催生小組」。當時副市長陳師孟和各局處首長組成「巨蛋考察團」,飛到美日加三國取經,認為「巨蛋」應移往市中心以休閒娛樂的綜合設計為主,才能避免虧損、創造最高效益。在地點物色上,提議「松山菸廠」作為合適下蛋的位置。

不過,松山菸廠屬省方土地,市府為了能共孵巨蛋,多顧茅廬積極聯繫省方,祇是省方態度一直曖昧不明,省長宋楚瑜還給了陳水扁不少軟釘子碰。宋楚瑜似乎對於替陳水扁助陣,沒什麼興趣,氣得陳水扁陣營酸宋楚瑜是隻「驕傲的公雞」,自己不能生蛋,也不願讓出來給市府孵蛋。

二○○○年馬英九上任後,決定在松山菸廠興建大巨蛋,並在二○○一年決定採用BOT模式興建。然而,此時中央政府已經是陳水扁時代,對於過去國民黨政府用拖延戰術,大打太極拳,阻礙巨蛋的興建自是餘恨難消,當然也不會讓死對頭馬英九輕易達陣,還擺出一旁看好戲的姿態。

延宕多年後,馬英九為了趕在市長卸任前提出一個尚堪滿意的成績單,於是與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簽訂台北大巨蛋BOT合約,當時大巨蛋甄審小組召集人的李述德開心形容,與廠商議約時程像是訂婚般,如今簽約則是送入洞房。

 ==========

 林瑞圖大動作,點名黃煌雄、劉培森/監院糾正大巨蛋爆出黑手說

 
【文/陳雅芃】

監察院近日針對大巨蛋案提出糾正,遠雄董事長趙藤雄指控,前協力廠商劉培森是幕後黑手;台北市議員林瑞圖更爆料,早在今年劉培森就曾陪同主查此案的監委黃煌雄南下巡查。可見趙藤雄的指控,並非全然是空穴來風。

一方是台灣營建業首屈一指的遠雄集團,一方是台灣首富王永慶的女婿、留美留歐的建築師劉培森,雙方合作取得巨蛋BOT案,祇可惜雙方蜜月期不長,在二○○四年九月和台北市政府議約完成的前夕,劉培森與竹中工務店及原廣司退出大巨蛋經營團隊。


遠雄大登廣告/林瑞圖重砲,兩轟黃煌雄

雙方拆夥的五年後,在今年九月十日大巨蛋即將要進行第四次都審、第三次環評的節骨眼上,監委黃煌雄忽然大動作召開記者會,對行政院工程會和台北市政府祭出糾正。

提出糾正時機上的巧合,趙藤雄言之鑿鑿,指出幕後有一雙看不見的手在操縱。監委介入廠商間的紛爭,淪為任人擺佈的傀儡?對此,黃煌雄公開反駁,「監察院是最高監察機關,不容任何人污辱」。

監察院曾被譏為沒有牙齒的老虎,如今大吼一聲,糾正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和台北市政府兩大公家機關,卻被傳黑影幢幢,當然不是滋味。不過遠雄也並非看到黑影就開槍,連續在平面媒體刊登名為「大巨蛋的真相!」並找來台北市議員林瑞圖,指稱劉培森就是這次糾正文幕後的操縱者。劉培森則喊冤,「完全不是事實,完全超乎我的想像。」

林瑞圖不改大砲本色,朝向黃煌雄二連發直批:一、缺乏法學素養,糾正文違反「法律不溯既往」原則;二、不懂利益迴避,兩度帶劉培森南下巡查。

林瑞圖指出,大巨蛋引用促參法條文議約時間是在二○○四年至二○○六年,但是監察院糾正文使用促參法施行細則第二十二條第一項、第四十一條第一項規定,皆為二○○八年一月所修訂的條文,用新法條解釋舊案,違背「法律不溯既往」原則。...


【全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179期】
 


創作者介紹

觀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文化 創意 產業

ccindus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