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brahams對「第三部門」的討論:其實看來看去我還是有點不太懂「第三部門」的定義,感覺起來很像是負面表列,反正既不屬於公部門(政府)、也不屬於經濟部門(市場)的領域,就是第三部門。可是我們想所有的研究者,又都會承認:政治、經濟、文化三者,在社會實際運作上是相互牽涉的,因此到底什麼是「第三部門」的具體定義看起來還是很模糊。這樣子要談台灣的「第三部門」,就讓人覺得很困難了!

我實際參與社區運動的經驗裡,台灣的社會,特別是在民眾的日常生活中,是存在一個奇妙的人際生活網絡的連結。這個連結網絡很彈性、有一點組織但又不那麼組織化,和國家的關係上有些矛盾,但不論在價值上和組織上,又不太有足夠的力量去挑戰國家。建築在這個網絡上的經濟活動,比較像是台灣彈性靈活,但是缺乏研發能力和工會組織力的中小企業。至於建築在這上面的社會生活呢?則比較向地攤、違章建築、鐵皮屋、加蓋的房子..這樣子遊走在法律邊緣的事物,當然我最熱愛的檳榔西施攤,還有光華商場盜版光碟軟體也包括在裡面。

我目前看到的理論中,夏鑄九引用柯司特的理論講的:「非正式部門」的描述,最貼近我的觀察和感受。

關於「正式部門」和「非正式部門」的界定,在學術界一直是個有爭議的概念。柯司特建議應從歷史的現實考察非正式經濟的形成,並將其理解為一種過程,而不是一個清楚的對象、物體。他認為非正式經濟的重要特性為:「在一個同樣的活動是納入管制的合法的與社會的環境中,它卻不受社會制度的管制。」因此「非正式部門」的界定,涉及國家或地方政府對於經濟活動管制的制度性邊界的任何改變,而國家或地方政府經常刻意容忍甚至刺激非正式經濟活動的發展,做為一種解決潛在的社會衝突或是促進政治擁護的方式(Castells and Portes,1999)。

夏鑄九認為非正式經濟的蓬勃是台灣社會經濟發展的重要特色,由於國家的縱容以及都市的公共服務不足,促進了台灣都市發展過程中「非正式部門」的持續擴張。在都市發展過程中國家未能滿足的「集體消費」需求,透過「非正式部門」來填補,由此造成了台灣都市生活環境品質的急遽惡化。台灣社會非正式經濟的擴張,同時造成了勞動關係的非正式化,助長了個人化的投機主義,使得人們無法有能力組織自己,給予國家政治壓力而得到公部門提供的服務(夏鑄九,1995:72-73)

大量的非正式經濟部門所也形成了台灣社會獨特的文化經驗。這種夏鑄九所稱的「脫落」(disarticulation)的空間文化經驗,鼓勵了「自求多福」的投機心態,表現為一種體制所不能接受的「粗蠻」,阻礙了有組織的運動的形成,只能變成對國家、資本的運作產生某種干擾的草根壓力(夏鑄九,1995:252-254)。

好比說這次的倒扁行動,一場據說是「準新公民運動」的群眾運動。(用這個做例子,希望不會引起「筆戰」)看起來台灣民間存在一個很強大的反對力量,而且這些群眾的力量看起來也不那麼服從廣場上面領導的指揮和各種創意的安排。可是這個群眾的力量,除了聚集大量的人潮,產生媒體上的聲勢外,又很難產生深刻的反省或批判的力量,甚至是更直接的採行阻斷國家經濟運作的方式:罷工,對他們而言不是排拒就是全然陌生的。在某方面他們的表現很像夏鑄九描述的:表現出一種體制所不能接受的「粗蠻」,但並不是形成一個有組織的運動,只是對國家、資本的運作產生某種「干擾」(而不是改變)的草根壓力。

當然承認台灣社會缺乏公民、公民意識、第三部門,不是現在才有的,在之前很多學者、政治人物都已經提出要強化、促進台灣的公民社會的發展。可是回顧歷史,90年代的台灣社會,還有點成績,可以被大家討論的「培養公民意識」的運動,好像只有國家推行的「社區總體營造運動」。這個社會最強大的培養公民社會,促進公民意識的力量,竟然是公民社會必須對之進行監督、批判的國家!?這裡面的弔詭和複雜程度,恐怕不是簡單的「公民社會」論述所能解決的。

在既有台灣民眾的日常生活和草根組織中,我其實不太容易看到一種深刻的價值傳承和組織連結,我看到比較多的是像夏鑄九說的:個人自求多福和投機。隱藏在表面偉大的政治言詞和文化修辭後面的,其實是個人(而不是集體)的經濟利益。而在社會的行動上,人們對各種正式的公共制度運作都不信任,同時也對公民的組織結社、集體行動缺乏信心和經驗。在台灣比較容易出現的團體連結,如果不是經濟性的,就是宗教性的,或是擬血緣(模仿家族或宗族團體)的。

我目前還沒有想清楚這個問題要怎麼解決,只是我覺得在「非正式部門」主導的人民日常生活,和文創產業所要求的「美感素養」,以及文化公民權期望的「公民美學」,是有很大的落差的。我們可以努力把鶯歌的陶瓷打出去,變成台灣對外的著名的「文化創意產業產品」,可是鶯歌人還有大部分的台灣人生活的空間,其實是充滿著雜亂的交通,滿天的電線桿五線譜、鐵窗、頂樓加蓋的透天厝...的。上次送同事回鶯歌,她請我吃晚餐,我才知道鶯歌有一家很有名的麵店叫做:「垃圾麵」。信不信由你!去吃了就知道,裡面的空間感、裝潢真的蠻有「垃圾」的感覺的。絕對是和鶯歌陶瓷博物館完全兩樣的空間,但是卻是當地人最津津樂道的麵店。

我目前在思考,後現代殖民理論的「雜種」概念,有沒有可能是台灣的「非正式部門」或是「第三部門」,乃至「公民美學」發展的一個出路,但我還沒想清楚要怎麼談?我只是還在思考而已。不知道研究「公民美學」的斷章,對這有沒有什麼高見?

一點點淺見,請大家指教。brahams大概又要抱怨我,老是在丟問題,都不談具體的方向了。

唉!我說過了。我也還在思考嘛!^.^(影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cindustry 的頭像
ccindustry

觀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文化 創意 產業

ccindust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brahms6
  • 其實我所謂的丟問題<br />
    或建議影子更子"假說"的方式去建構<br />
    同樣給一個問句結尾的東西,假設的東西我想會比開放性問題更來的有討論的痕跡<br />
    <br />
    我所看到的文獻,對第三部門的是比較負面表列的<br />
    或許有正面定義吧<br />
    可是一個東西正面定義有時候反而模糊,透過消去法反而形成論述的"口袋戰術"<br />
    然後就可開始抬人<br />
    <br />
    影子在文中提到:台灣特有的一些民族性與政經結構<br />
    我沒太多意見<br />
    只是像去問(假設式提問):這個條件下,我們推展文創可否用第三部門作為主要<br />
    後盾?<br />
    當官方懶的管,企業不想管時<br />
    目前台灣只有一個"為個別產業"服務的第三部門---諸如公協會而已<br />
    整個為了文創產業的第三部門,還沒有影子<br />
    國外,官方出面以一臂之長原則出面設立,有這種例子<br />
    國內呢?<br />
    同樣也深為台灣的的台灣政府,現在比較是這種心態:<br />
    我們樂觀民間活力,等民間醞釀出某些環境與氣氛後,我們在從旁輔導(事實上可<br />
    能成為法令執行的管制者)
  • brahms6
  • 還有,非營利組織與非正式部門應該有所區別吧?<br />
    <br />
    第三部門其實是正式部門,也可為正式部門經濟服務<br />
    <br />
    至於非正式部門,諸如盜版,路邊攤等<br />
    的確是台灣經濟的主力之一<br />
    但是這個層次已經超過一般界定的文創產業,或許等正式討論有輪廓後<br />
    我們可以再延伸到這個層次<br />
    <br />
    <br />
    我想這應該是與商周這次刊登夏鑄九等對談會的有關<br />
    關於她們的美學意見,我們也可以在討論:是否它們主張歐美都市比較美的意見<br />
    不過這樣我想可能太偏離文創主題<br />
    很容易落入主觀美學與品味之戰<br />
    詹民信曾經來過台灣,看到三重一帶違建,高度讚賞台灣的後現代混搭與活力<br />
    這不是夏教授與漢館長想要消除的"醜陋"嗎?<br />
  • 影子
  • 如你所說,非正式部門不見得就是第三部門,但是我覺得「非正式部門」的文化邏輯、社會實踐邏輯,卻<br />
    嚴重的影響著台灣的協會基金會、社區組織等等的發展,至少我過去在社區工作看到的經驗。之前在台中<br />
    某協會工作的時,也接過多元就業方案的執行,就是黃富娟文中討論第三部門所要連結的政策,但是合作<br />
    了一年,我覺得問題還是出在這個對於組織運作的缺乏經驗和信心。<br />
    <br />
    所以,當我看到有人說「第三部門」是推動文創發展的動力時,我馬上會想知道的是,到底這段話中所指<br />
    的第三部門是什麼?跟我所看到、所想到的「第三部門」是一樣的嗎?更推一步來看,如果劉維公覺得第<br />
    三部門的發展不足,是台灣文創發展的瓶頸,那我們更要搞清楚,是神麼原因造成了「第三部門」的萎<br />
    縮?有什麼方法可以克服?我覺得這些東西都要釐清,而不是把討論就在這裡停止。<br />
    <br />
    其實在釐清的過程中,我是覺得事情沒哪麼糟,但是可能我們的學者要換個角度來思考「美學」、「美<br />
    感」的問題。你講對了,我的這篇小文其實是針對夏鑄九、漢寶德那篇城市改造的討論而來,不要說詹明<br />
    信,連社區營造的「模式語言」的大師亞歷山大來台訪問,他看到覺得最符合他的「模式語言」範型的台<br />
    灣建築,是現在變成「大安森林公園」的那塊違建區( 七號公園預定地),我想如果他看到14、15號公<br />
    園預定地的違建,還有北縣中和、永和,他可能也會做如是觀。那..當我們在推動文創產業,甚至談到要<br />
    搞「創意城市」、「城市改造」的時候,這些大師的話,要怎麼對待?<br />
    <br />
  • 影子
  • 把問題再釐清一下,大概是兩個面向:<br />
    <br />
    1.我覺得第三部門仍然應該是推動文創產業的重要動力,但是在台灣的情境下,國家的角色不論是(正面<br />
    或負面)都應該要認真對待,不能被閃掉。而在民間組織部分,我當然不是要檳榔西施攤、地方派系頭人<br />
    負起推動文化創意產業的任務,主要的任務可能還是在一些布拉母斯所說的協會、基金會等團體上,不一<br />
    定是要針對文創產業推動的,一些以文化、藝術、教育乃至社區為主題的非營利組織,都應該可能是但是<br />
    我們必須注意道到,這些團體的運作、連結,是以一個和西方公民社會不同的邏輯在運作,雖然經過過去<br />
    十年的努力,台灣的第三部門也一直在轉變。<br />
    <br />
    2.承認台灣的現實環境是「醜」的是沒有錯的,但是是不是沒有美感,不要忘記很多前衛藝術作品,也是<br />
    醜得一塌糊塗,但是卻在美學上很有建樹。這裡當然有「品味之戰」的成分在,但我關切的是,有一些人<br />
    (好必商周文中的漢寶德的態度),希望從外引進一套美學、一套價值來改變現實公民的想法、生活。但<br />
    是我在想有沒有另一種可能,一種佛家說的『污泥生蓮花,煩惱生菩提』的態度,即我們在這種「亂」、<br />
    「醜」的生活環境中,看到某種價值或美學,可以被提煉出來,精鍊出來,而因為這個美學和人們的日常<br />
    生活是更貼近的,所以更有可能產生效果?這要怎麼做,我還沒想清楚,但我的態度毋寧是接近卡爾維諾<br />
    書中的這段話的:<br />
    <br />
    「生靈的地獄,不是一個即將來臨的地方;如果真有一個地獄,它已經在這兒存在了,那是我們每天生活<br />
    其間的地獄,是我們聚在一起而形成的地獄。有兩種方法可以逃離,不再受苦痛折磨。對大多數人而言,<br />
    第一種方法比較容易:接受地獄,成為它的一部份,直到你在也看不到它。第二種方法比較危險,而且需<br />
    要時時戒慎憂慮:在地獄裡頭,尋找並學習辨認什麼人,以及什麼東西不是地獄,然後,讓它們繼續存<br />
    活,給它們空間。」 ~~~ 伊塔羅.卡爾維諾 (1972),看不見的城市<br />
    <br />
    人們喜歡站在天堂的位置來看待地獄,卻不知道他們所謂的天堂,其實是地獄的一部份。<br />
    <br />
  • brahms6
  • 1.為何影子你的段落都會斷尾?<br />
    <br />
    2.我比較不太想去探討:台北市建築與美/醜,天堂/地獄之間的區別.因為那將進<br />
    入:我認不認為我現在在地獄的問題,假使有個人跟你說:縱使是地獄,我只要認為<br />
    我在天堂!你也拿它沒辦法,因為這是它的美學選擇<br />
    <br />
    3.更多的談論第三部門吧!事實上你所謂的公協會,是有的,不過可以再review一<br />
    下劉美芝的訪談,它針對視盟,表盟等團體(還有劉維公),它們訴說它們目前的困<br />
    境.我想它們相較於一些諸如同業公會來說,比較沒有太多為產業商業服務的味道.<br />
    不過你說到:第三部門的問題,倒是希望未來能繼續探討與聚焦下去.劉美芝的論文<br />
    專寫這個,我把它結論摘要提出來,應該還有更多的觀點與看法,尤其是台灣社會條<br />
    件與執行面上的.<br />
    <br />
    4.國家無法迴避,我也贊成.不過還要在一次提到我看到的政府心態:樂觀其成!等<br />
    你們搞出些名堂,政府再以輔助者角色進入(屆時可能成為管制者與抽稅者).政府<br />
    到底能做什麼?我也非常關心,當然在更之前的一些各國發展文創的文章中,包括政<br />
    府國發計畫(請從中推敲政府心態),以及政府下轄NGO,去拼湊政府的面目
  • 斷章
  • 論文研究到最後就是回歸到"台灣空間美學的思考",以台灣空間美學培養主體具有<br />
    凝視的眼光,能看見文化深層背後的意義,歸結到文化認同的問題,形構公民美學.<br />
    有點小複雜...<br />
    <br />
    "台灣空間美學"一直是我的指導老師的最愛研究,我也蠻認同這樣的觀念思考,所<br />
    以論文就朝這個方向進行,希望未來也有機會找到批判此一觀念的著力點.(那要我<br />
    得書再讀多些,主體經歷在多一些),現階段是不太可能的,呵呵~~<br />
    <br />
    畢竟解構後才有另一思考重構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