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過年了,翻翻最近一期出刊的破報,發現他們對2008年一些獨立書店進行回顧。數個月前,獨立書店曾經彼此串連,想要有新的可能性,現在,看看下面報導的書店,不少也是先前有組串連活動的。

現在獨立書店如果有自己的特色,族群,大概會以該族群為基準,並以書店或活動場地的角色在這個群內定位。成為一種身份認同的場所、去處。
數年前、甚至10-20年以前在歐美就已經新起新的消費理論、生活觀點,認為現在以後的社會是一種在各種符碼、以及其符碼下所意味/象徵的社會族群進行飄移的遊戲社會,透過各種角色的扮演、參與各種活動,「我」世代是個不斷扮演、更換認同的過程。
今天你可以去淡水看看BOOK,明天去台大參加女同志講座....
你可以不斷扮演著「我」的這個遊戲........

---->通常論述就停在這裡。

但事實上呢,既然是獨立「書店」,又在台灣這個資本主義社會生存,下面的文章,各位稍微瀏覽一下可以看到,撇開這種修辭,偶一提到自己書店經營與生存的狀況,其實都算艱辛,有的差點收掉,有的在撐。
昨天路過永和故誠品店,已然改裝為美食街了,學弟問了一句:為何這裡開不成誠品呢?對阿,為何永和開不成誠品,而誠品,現在讓我想起來的就是信義計畫區、或敦化南路呢?
誠品這個台灣最代表性(多次被認為是佳的「觀光景點」)的地方,意味的是什麼閱讀、聚集的意義?

另外一種類型:就是下面這些書店,他們以「書店」的位置再做一次結合,而不只是「風格族群」之後,就我的想像,這是一種產業面的結合,應該說,產業問題、產業結構讓他們彼此不同的風格群在未來可能組合在一起了。

破報上其實各家書店都有照片,因為這次文章很多,就不一一貼了,歡迎去破報網站欣賞一下。

====
2008獨立書店回顧
週四, 2009-01-22 18:44 — 陳佩甄

編按:破報各個評論版的2008年回顧在這期進入尾聲,此次書評版2008年回顧以「獨立書店」為主題(例如影評我們改以影展為回顧主題、樂評則以live表演取代專輯),特別央請各家獨立書店回顧今年自己書店的一些特別時刻與人事物,並在各篇回顧文字裡帶出各書店的景象。讀書除了可以是安靜流淚或放聲大笑的個人活動之外,由書帶出的店面景象、店主人氣質、文字活動、貓狗路人更是豐富了閱讀行為本身;獨立書店做為書籍延伸出來的文化載器,一年來可以裝承的自己幹內容想必在下文只能輕輕提起,卻會重重留在各家歷史裡。另外2008年11月獨立書店聯盟成立,執行秘書阿毛與嘉義洪雅書房主持者余國信先生特別賜文,對於組織運作集書店經營策劃的箇中喜樂恩怨作一新聞稿之外的私回顧。


以下資料來源:破報復刊546期
http://pots.tw/
====
新年.小小書房的三貓三願
週四, 2009-01-22 18:42 — 陳佩甄 文/小小書房

2008年的跨年我們決定要玩一人一菜和交換禮物,打算在吃吃喝喝有吃又有拿的活動中結束這一年;不過,12月29日的時候,我們的報名登記表格裡,還是只有一個人登記了要參加跨年的活動,灰心喪志的我想著要不要取消算了?還是不死心,線上問了兩個小小的好朋友,確認他們會出席,朋友們聚聚吃個飯聊個天也好。

31號當天下午來了一個好一陣子沒有出現的熟客,窩心的留下了他準備的跨年交換禮物,面帶難色的說著晚上還有工作,也許無法到場同歡了,我心裡只有說不出的溫暖;晚上八點多得知目前畫作還掛在小小的插畫家Fish也來留下了他的禮物,陷在一堆魷魚和蔥蒜之間的我,來不及浮現任何溫情,心裡想的是:「Fish來過了,所以顯然我只有幼稚園程度的跨年報到處圖解立牌也被他看見了」以及「為什麼我的客家小炒魷魚口感就是跟我媽炒的不一樣?」

時間愈晚,出現的人愈多,最後我們一共有15份交換禮物、滿桌的食物和酒還有13個人一起渡過了2008年的最後一夜,其中也包括被硬拉進來受到氣氛感染而加入跨年行列的Y,正因為Y在場聽到了小符想要養貓的新年新希望,使小符在新年的第二天以驚人的效率成為2009年最沒有目標的新手貓奴。

生命總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轉彎,就走吧!我深信這一桌的心願終將在不同旅途中實現。(瓜瓜)

為了這篇文章,我特地去信箱撈信。人的記憶多麼不可靠。一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初衷,期許,經常在時光裡被磨損、打薄、變形,終至只剩一個輪廓,從生命淡出,遺忘。書,看起來像是要記憶時光,然而,遇到這本書之後,我才知道,我們多麼輕忽它們:書,或者記憶,或者時光,whatever。

簡單來說,我已經忘記是什麼時候開始,小小有了越南四方報。一開始不過覺得:啊就是一份報紙咩。接著,每個月的某幾天,附近或者來自附近的南洋姊妹們走進小小,用極重的口音問:「有妹有四放報?」一人有時多拿好幾份,晚來的就只能苦著臉離開。「有妹有四放報?」開始成為我們的大事。這一份被我嫌中文太少的報紙,在舊小小簡直比破報還搶手(呃,不要打我)。偶爾有雇主們來替他們的幫傭訂報,一份20元,一年240元。240元台幣,你可以花多久?可能是你三餐的飯錢,卻是他們一整年療癒鄉愁,知道這世界還發生些什麼事情的依靠。

後來,四方報的正哥說要寄售四方報紀念合訂本,好大好大一本,定價600元(實際上也是賣600元)。600元那麼大一本書,大紅色燙金字,還是報紙合訂版,要是中文版我實在不知道要去賣給誰。不過,那本《英雄》,竟然就像大鯨魚一樣,一本一本從小小游了出去。就剩那麼一兩本的時候,有天下午接到電話,口音很重的女生問「有妹有硬雄」,我馬上說,紅色的很大一本嗎?對!對!有,有。然後過沒多久,一個騎著腳踏車的漂亮女人走了進來,很小心地抱著那本超厚的報紙書(我上一次看到那麼厚重的書是Man Ray的攝影集了),坐在小小書區的桌子前面,攤得大大的,一頁、一頁、又一頁,仔細地看,看了好久,好久,然後,小心地闔起來,很幸福的說:我要帶回去慢慢看。

那是《英雄》,一本我現在還看不懂,但我希望,未來的我會懂的大書。(沙貓貓)

2008年九月,因為連串的假日風颱,聽說全台的月營業額紛紛跌至新低。

在頂溪捷運站旁有一條巷子,巷內除了熱鬧的市場,還有一間聽說蠻靈的太上老君廟。廟旁有一間經營了好幾年的豆花店,雖然不知道是否因為颱風太多所以決定收掉,鐵門上大大的紅色租字已貼在那裡。

某天,沙貓突然跟我們說起這件事,當時我並未意識到,啊,要搬家?直到確定要搬,一連串忙碌的準備工作,我才真想到,這間竹林路的小小,承載了許多人共同回憶的竹林小小,真的要結束了。

雖然跟其他連鎖或大型書店比起來我們家不算大,但扣除為數眾多卻無法出力的貓口,想到要處理這一櫃櫃的書,還是有點給他膽顫心驚。剛開始只是緩緩的一箱箱慢慢包,但跟搬家公司預定的時間慢慢逼近,壓力也漸漸大了起來。幸好,知道小小要搬家,很多朋友自願來幫忙。儘管有的人每天只能來一下子,但那短短的一兩個小時,仍然令我們倍感溫暖。

當我們將一箱箱的書搬到還沒有什麼裝潢的新址時,大家共同的想法是,嗯,看來跟之前的小小會有很大的差異。但新址的混亂期只短短三天。經過沙貓跟瓜瓜的巧手,整理起來的新小小,讓人驚豔。小小真的搬家了,僅管有時坐在櫃台,我還是會偷偷懷念著竹林小小的隱蔽性與淡淡的溫度,但看著現在的新店面,還是忍不住偷笑,新的開始已經來了,我們繼續努力吧。(小符)

=====
2008,有河book
週四, 2009-01-22 18:40 — 陳佩甄 文/隱匿

「即使我將下地獄,但願天國存在。」──波赫士《巴別塔圖書館》

2008年過去了。這一年有河book似乎發生了許多事,卻又像是什麼也沒發生。

書店裡的書稍微增加了,四周堆放的雜物略顯混亂了,新鮮的藍色牆面開始有些剝落了,但是一胖一瘦的店員二人依舊,淡水河和觀音山依舊,河畔假日的嘈雜也依舊。雖然年中曾因虧損而考慮結業,然而在店員二人各自努力接稿之後,也算是支撐下來了。於是在這景氣蕭條的時候還能填飽肚子的人,似乎也沒什麼可抱怨了,甚至還產生了莫名的勇氣與覺悟:既然過去是這麼慘,可見的未來依然是不可見的,那麼,還有什麼可怕的呢?

這一年來具體可見的數據是這樣的:店員二人撰文推薦的好書有43本,有些書確實因為推薦而得到更多注目,但是大多數的書依然乏人問津,即使如此,我們還是會持續推薦好書的,因為這不僅是獨立書店的使命,也是店員個人的喜好呀!

這一年來,在有河舉辦的活動共有39場,大多數是新書發表,有9場是詩的活動、3場演唱會,最重要的一場活動應該是「搶救淡水倖存貓」。這場活動在許多知名作家和愛貓人士聲淚俱下的演說之中,讓台北縣長做下淡水不再撲殺流浪貓的指令,並且在短時間內付諸實行。在這場活動中全程參與並輪流睡在人們腿上的流浪貓:巧克力,或許可算是年度風雲「人」物吧?

一年來,播放過的電影有21場,大多數都是店員一號686的私電影,可惜的是年末的3場都因人數太少而取消了,想必將來在有河看電影的機會將大大減少。

一年來,面對淡水河的落地窗上,曾更換過玻璃詩21次,其中有兩次是繪畫創作,詩人的年齡從十幾歲到六十歲都有,每首詩的主題和風格也完全不同,這些作品都曾被編織在淡水河的晨昏美景之中,即使最終都被時間給擦掉了,但是只要你點燃熱情的火苗,它們都會再度顯影。

一年來,在露台上來去的流浪貓,雖然年初曾消失過不少,然而到了年底,新增的貓口竟然高達22隻!河貓編號已到達44號了。

一年來,有河的暢銷排行榜果然還是詩集,而且前三名都是女詩人的詩集。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有河文化唯一有ISBN的出版品上市了,那就是:隱匿詩集《自由肉體》,集結了店員二號隱匿從2001年到2007年的詩作66首。這本書的出版對有河至關重大,除了了卻開書店之初的心願之外,也希望有河能持續有新的出版品,並且確實是有品質與影響力的作品。

按照波赫士的說法,宇宙被稱為圖書館。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想我也可以將有河book稱為是一本書。當然它是一本有河穿流而過的書,是一本由許多愛書人一起寫的書,是一本夢幻之書,而且,目前還沒有寫完。

然而更重要的是,閱讀與書寫這本書的人,未必是店員二人。有可能是當店員二人忙於煮咖啡進書退書如墮地獄的時刻,在書架前享受了一本好書的讀者;也可能是當店員二人操煩於書款帳單如墮地獄的時刻,在露台上目睹了一次完美夕陽的客人。即使如此,即使我們將下地獄,但願天國存在。

=====
2008唐山書店年度一書:噪音考

週四, 2009-01-22 18:38 — 陳佩甄 文/唐山書店

那似乎是一本為絕版而設計的書,我說的是,夏宇的《粉紅色噪音》。
嚴格來說它並不是2008的新書,但卻是每一個唐山店員在2008遇到最頻繁的問題。

「請問你們還有《粉紅色噪音》嗎?」
「沒有了耶。」
「那請問你們什麼時候會再版呢?」
「不好意思,這個書不是我們印的耶。」
「喔……所以那到底什麼時候會再版呢?」
「……不要問我。」

透明賽璐璐片108頁,全手工裝禎,定價999。《粉紅色噪音》在書市的存在,猶如帕幕克筆下細密畫家窮極一生目力精工雕繪的泥金手抄本,又如愛特伍書中以織瞎童奴數計價的薩基諾姆地毯,那些飽含靜電難以上墨的塑膠書頁,印一次就足以癱瘓一整間印刷廠。費工、限量、不易閱讀,每一頁都宛有靈光。

但相反地,它所收錄的每一首詩,都是來自於靈光的劣化,來自於Chinese Room式機械翻譯的不斷失真──如果「靈光」意指我們對於獨一無二原典無上的敬畏感。但《粉紅色噪音》奠基的原典是一行行隨性散落於網路汪洋中的英文語句,在受到挑選前,它們全都是那些我們過目即忘、不屑一顧的背景噪音,那些溢流的夏儂熵,那些垃圾資訊。這中間的是什麼?在手工藝復興般的《粉紅色噪音》與量產過剩的網路垃圾資訊之間,真正發生了遞嬗的是什麼?

其實沒有,如果純就資訊的質地上來看。

波赫士寫過一則關於宇宙的著名短篇〈巴別塔圖書館〉:在圖書館無限的房間中有著無限的藏書,所有書的內容都是以字母亂數拼合成的,然而,因為無限的偶然性滿足了所有的必然性,這座圖書館實則蘊藏了所有的知識。但我們並不知道那些特定的對我們具有意義的書被擺放在什麼地方,因為所有的資訊都是亂數生成的,所有的資訊都是等價的。

在一行所謂的詩與一行字數相等的所有字詞排列組合之間,又或者,在一間狹窄獨立書店能擺下的區區數千本書與台灣一年出版的四萬餘種新書之間,使前者從後者抽離而出的,到底是什麼標準?如果每一句話每一本書,其實都存在著平等的資訊量不是嗎。

夏宇所使用的翻譯軟體Sherlock是《粉紅色噪音》的協同作者,它忠實地生成了詩句,卻對於其餘的工作無能為力。網際網路每日流通數以petabyte計的資訊,為什麼《粉紅色噪音》只有108頁?

這終究是一本適可而止之書,如夏宇所自述。

身為書店員工,我總為每個買到書的客人微笑,在心中向每個求書不得的客人致歉,然則非如此不可。每個書店員工或許都曾經夢想著如波赫士描繪般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無限圖書館,但這是不可能的,不只是受限於空間與經濟因素,也不是知識有貴賤之分,而是詩意只能發生在選擇之際,對詩來說。意義只能發生在選書之際,對一間書店來說。

《粉紅色噪音》於2008年8月19日再版,貨一到店,便給缺書半年來累積得密密麻麻的客訂單去了大半,並於近日再度用罄存貨。

「請問你們還有《粉紅色噪音》嗎?」
「沒有了耶。」
「那請問你們什麼時候會再版呢?」
「看作者耶,不知道。」
或許吧,或許不。

======
精彩女同電影、男同出版:晶晶書店2008回顧
週四, 2009-01-22 18:36 — 陳佩甄 文/賴正哲

隨著2008年的結束,於1999年開幕的晶晶書庫,剛好滿十歲。在經營書店的第十年夏天,短時間內有《漂浪青春》、《花吃了那女孩》,兩部女同志電影來書店進行宣傳,舉行座談,這是經營同志書店十年來從未有過的現象。以前總被視為票房毒藥的女同志電影,在周美玲導演的「刺青」有了亮眼票房佳績之後,鹹魚翻身一躍成為票房靈藥。一方面,隨著台灣同運的努力,街頭巷尾再也無法視而不見的T婆身影,就是女同電影票房基本保證。兩部片導演周美玲、陳宏一更相互支持拉抬,製造難得的雙贏局面。

《漂浪青春》座談會中曾談到,飾演俗辣T的趙逸嵐本人帥氣逼人,試鏡時俊俏型T外貌,還引起同為T身份攝影師Hoho吃味的趣味過程。而Hoho說:「後來自己立即回到專業角度,認為既會引起自己醋勁,不就表示這角色由趙逸嵐飾演,絕對會引起觀眾興趣,那麼用她就對了!」。作為T身份的真實細膩情緒感受,過去少被觸及或扁平化,此回台上台下精彩互動,幽默又有趣的對話,為書店宣傳活動留下經典高潮。

《花吃了那女孩》有著動人好聽的完整電影音樂,影像清新脫俗,宛如一首美妙女同詩篇,廣告出身的陳宏一導演個人風格強烈。四段糾葛不清的女同台北愛情故事,鋪成出極具深度的T婆關係。當爽朗美麗中法混血兒張榕容現身晶晶座談時,實難以與片中那位鼻樑架著黑框學生眼鏡,十分渴望愛情,又極度自我壓抑,好似具有強迫症特質的廚師帥T聯想一起,真是一位好讓人期待的新演員。

《漂浪青春》、《花吃了那女孩》一在地懷舊、一都會時尚,難忘2008年夏天在晶晶掀起這一波小小女同追星熱潮。而不能不提,2008年末美國加州過半選民支持「八號提案」,禁止同性結婚,無疑給全球同運一記當頭棒喝。在此時,由西恩潘主演,紀錄七0年代美國舊金山卡斯楚街,同運人權鬥士-哈維米克的電影「自由大道」上映,就更具特殊意義了(台灣在2月20日將全省聯映)。

書籍方面,在一些中小型出版社不敵市場蕭條景氣,紛紛收兵歇業之際;作家邵棋邁排除萬難,創立男同志出版社「基本書坊」,選擇危機入市勇氣可嘉。標榜「以基為本、本本好激」的響亮口號,走男同情色重鹹口味路線。事實也證明,不論當成創業作的喀浪小說《趴場人間》,或紹棋邁舊書更名捲土重來的《敗德男秘密檔案》,的確殺出一條血路,在晶晶書庫蟬聯排行榜寶座數月不衰。

《龍陽逸史》、《弁而釵》、《宜春香質》三本號稱明代「三大男色經典」小說,尺度大膽赤裸、描繪男男歡愛場面驚人,「基本書坊」重新編輯出版,再現華人男同情色文學史料,帶領讀者重回四百年前「男色盛朝」景況。「古籍新刊」的出版形式,給現代讀者全新視野感受。

「基本書坊」接連又出版了男同志專屬星座書,在同志圈也頗受好評。預期還將發行同志旅遊專書,等等更貼近生活實用的工具書。它開拓並彌補了出版業長期以來,一直空缺的某些同志市場位置;在金融海嘯下的2008年,還有人願意耕耘利潤微薄的同志出版事業,邵棋邁絕對值得被鼓勵與喝彩。


====
獨立書店聯盟與我:關於一份理想開啟的旅程
週四, 2009-01-22 18:33 — 陳佩甄 文/阿毛(集書人文化事業‧獨立書店聯盟執行秘書)

因為是破報的邀稿,所以沒有猶豫太久便答應了。只是關於這篇文字到底要怎麼寫,我倒是困窘了好幾天。習慣於用思辨性的方式,條列重點並分項說明,雖然可以清晰,但難免缺乏了點人味。過於理性的文字我已經寫了太多,關於獨立書店聯盟的成立緣起與未來方向,我已寫了一篇〈深耕文化從結盟開始〉發表於集書人的網誌上。而這篇文章,我想換個方式,想透過我的眼睛(一雙從外行逐漸開始深入的眼睛)來看待獨立書店聯盟(集書人文化)。

去年八月,我還是一個每天關在實驗室的小小研究助理,養很多很多的細胞、實驗不太順。一個禮拜到小小上一次寫作課,那時的我戲稱,到小小上課的時間,像是將自己置於充電器上。八月底的某天,我在MSN上與沙貓聊了起來,不知怎的談到工作、談到未來的可能性。沙貓說:「其實是看你自己有沒有換鍋的勇氣。」我隨意接了:「那你有鍋要讓我跳嗎?」接下來的回答卻讓我愣在電腦前。「的確是有,獨立書店聯盟需要一個執行秘書。」

我花了一個晚上做決定(這對凡事猶豫不決的我可不是什麼常態),辭掉工作、回家鬧革命。前老闆說希望我做到九月底再走,於是我在十月一日踏進小小,開始我在文化產業界的新生活。

第一件事是接下非獨不可電子報,第二件是獲得一個藍色的資料夾,以及大約200MB標著「獨盟for阿毛」的電子檔案,第三件是打電話給各老闆們確定開會時間,第四件是研究截至當時的開會資料及企劃書,第五件是修改公司章程……。十月七日我第一次參與股東會議,第一次見到這些書店老闆們的廬山真面目,然後親眼目睹了一群人的理想的撞擊。那天選出了公司的董事及董事長、選定了第一季的主題商品(綠色生活)、將待辦事項分工,並決定於十一月初召開記者會,對外公布我們的成立。

於是我開始寫稿,一篇對外公布,邀請關心獨立書店的朋友們參加;一篇則是寫給記者、出版社朋友的媒體稿。短短一千字的新聞稿,卻讓我吃足了苦頭。原因之一當然是我從來沒寫過這種東西,要怎麼寫得讓它有吸引力,能夠「誘拐」大家來參加,我一點技巧也沒有;原因之二,當我收集資料、整理獨立書店聯盟必須成立的來龍去脈、將所有面臨的問題攤在眼前檢視的同時,我也被一種沮喪的無力感所籠罩。全球閱讀人口的下滑是根本上的問題,但在那之外,還有永無止盡的折扣戰,以及並不成熟的經銷系統。獨立書店自然是重要的,它有其關注的議題、它強調與在地的連結、它致力於文化深耕,然而在削價競爭下、在被部分經銷商以進貨書量/書種小為由而拒絕合作的情況下,就連生存都極為不易。「這些事真的不能改變的嗎?我們真的無法促使它改變嗎?」情緒從無力轉成憤怒再轉成一種非做不可的激動。

「要用盡全力,不要忘記你在這裡的理由!」我對自己說。

十一月十日,來參加記者會的人潮擠爆了剛搬遷到新址的小小;隔天,公視、自由時報、PeoPo皆刊出了相關新聞。我知道,之後會有越來越多人知道、並關注獨立書店,在乎台灣書業的可能轉變。或許也會招致一些反對聲浪,但那又何妨?我們於此,認真致力於推動文化深耕;直接面向書市問題並尋求改革,成果或許要在五年十年後才可見,但現在的我們,必須開始!

記者會之後,媒體力量認份的發揮了作用。談活動的、要採訪的、詢問合作或寄售事宜的、問能不能幫其出版的、邀稿的各式各樣的電話,讓我應接不暇。第一個辦的書展是天培的《藍》;第一個談成的活動是與風潮合辦的,好客的《愛吃飯》巡迴演唱;將四方報、彩報推到現在聯盟的八家書店……。一邊處理這些事,一邊訪店(聯盟內的、有意願加入聯盟的獨立書店們),同時招募網站架置工程師,並挑選季主題商品。生活是忙錄的,忙碌而且好玩。

沒錯,我就是選用了「好玩」這個詞彙。不知道下一通電話打來的會是誰、會帶來怎樣的消息。開始這個工作之後,接觸到了很多讓人敬佩人、事:譬如說四方報,是一份為了移工辦的越南文的報紙;譬如彩報,訴求落實性別平等、維護LGBT權益;譬如日日春,向政府訴請廢除罰娼條款;譬如知新文化,開始重視庶民歷史的重要性……。他們所有,全都為了理想而努力著,就算現狀很難改變也不放棄。這不僅激勵了我,更讓我確信了獨立書店的重要性:做為一個與社區強烈連結,可與民眾直接交流的地方,不正是讓這些重要但式微的議題得以擴展並獲得重視的最佳管道?

然而工作上也不是一直都這麼順遂,難免也是會碰到令人挫敗的情況。舉例來說,中南部有一家區域經銷商先前的態度強硬,開出的條件不是一般小書店可以負擔的;網站架置工程師的義工招募也一直不順利。所幸該地區經銷商的台北總經銷以及旗下的出版社,都義不容辭的出面協調;也有工程師團隊主動與我們聯絡,雖然不能無償,但願意以低價格協助我們建構網站。我想,只要抱有堅持與理想,困難總是可以找到解決的方法,一如我們對聯盟抱持的期待與想像。

從成立至今,發生的事情很多,三言兩語其實說不清楚,但重要的是我們就在這裡:一方面鼓勵閱讀、關注邊緣性議題、推動文化深耕,一方面面對出版社、經銷商,尋求一個更健全的書市系統。而這一切都只是開始。開始,並值得期待。

集書人文化:http://www.bookist.net/


===

獨立書店怎麼獨立? 從濁水溪以南號稱最活躍的洪雅書房談起
週四, 2009-01-22 18:32 — 陳佩甄 文/余國信(洪雅書房房主)

到底獨立書店有什麼了不起的?到底一間書店可以怎麼搞才會屌?書店可以有什麼樣的作為才有更大的社會意義?書店能怎樣在這個「閱讀力消退、消費力消退、打折潮」的年代裡殺出一條路來?這些問題是個人在經營洪雅書房這九年來持續不斷自我反問的老話題,也是讓我可以繼續經營下去的支撐力!怎麼說呢?因為那意謂著洪雅書房一直在轉變、創新、突破、有趣中調整。我們不妨試想一下:如果堅守一間超理想、不賺錢卻又孤獨、沒有變革的店,那麼這樣要堅守的久嗎?我自己是個熱愛文化資產與環境生態的人,不單單是欣賞與遊玩、導覽,還想著可以做些社會意義的事,於是時常發起或捲入「搶救」、「保護」的運動裡(相對這些保護與搶救就會有反對開發與建設的行動),可是這些事真的要等待書店休息或放假的時候才來做嗎?甚至等到以後退休或有錢之後再來做呢?

不,書店不該獨立於這些事,書店既然挑選這麼多生態與文化資產、社會學、歷史等等的書在販賣,就更該讓讀友知道這些不公、不義、摧毀的力量與事件才是;因此,洪雅書房就越來越基進於這些事了!於是,就這樣讓洪雅書房一點都不獨立於社會,於是洪雅書房在社會資本(名氣、義工、社團組織、人脈)上具有很大的累積與超連結;於是,洪雅書房越搞越大,曾經一度在台南百達文教中心開分店呢!

可是書店既然是營業體,在營業額上也必需有獲利來留住人才或伙伴,否則終究會出現危機,洪雅書房縱使有大量的支持者可以捐款贊助與義工群供號召,但終究書店是「營業體」而不是NGO組織那種「社會體」,贊助是一時而無法永續且就整體花費來看額度也不夠,而且書店本身的經營還是不能打平!因此,關分店是不得不的選擇!

由於獨立書店所販賣的書或物品都是有特定或侷限的消費群,又加上連鎖書店、網路書店的「進價低」等書店環境因素,要靠營業額上的突破來維持書店的生存幾乎不可能!於是,許多獨立書店的老板都依賴自己的專長或另謀其它非典型書店業務的經濟來源來求得生存。以洪雅書房為例,因為九年來累積的「社會資本」形成今天可以四處應邀演講、分享、兼課的經驗質,於是就變成支持洪雅書房生存的主要經濟來源之一。

洪雅書房座落於嘉義市,雖然號稱是城市,可是才27萬人口(且多數旅外及老人家),城市面積小且猶如鄉村型的都市,因此,較有規模的出版業及具有年輕人創業的店少得可憐;而且,嘉義市雖然歷史上是古城,但實際上因為市政府匱乏有遠見的保護及再生計畫,嘉義市連一間可以喝咖啡的古蹟都沒有,更妄想探討「古蹟為什麼再利用時總是第一想到喝咖啡」!所以,洪雅書房不得不單打獨鬥又需自己開創合作平台,而且自己經營(賺自己工),又巧妙透過書店進行多方議題的發聲等工作,迄今九年來阻擋與扭轉多場工程建設而進行文化資產的搶救!

多年來,房主(老板總是喜歡自稱房主)從22歲開始創立書店至今,幾乎是「做中學」,既草根又有鄉土味;於是,洪雅書房每個星期三晚上都會有一場免費推廣的講座,將當代思潮與議題藉由講座來傳遞,講座內容可以看到房主的興趣與立場,內容多樣!有時環境議題,有時文化議題,有時候又是農業議題,有時也會舉辦音樂會,有時候播映電影加上導演分享;林林總總,讓洪雅書房的空間價值與人氣指數提昇許多,當然受講座影響的經濟消費力也提振不少。

近兩年來,房主帶起一波「從進書店到下田去」的風潮,進行秀明自然農法水稻栽培的新農夫運動,至今持續兩年,而今年2009一期水稻栽種地選在嘉義市頭港里進行,面積為四分地;若問為何下田,同樣可以講出一番對農業、農民、農村的願景,希望化行動為力量,目前還再廣招願意完成這期水稻的工作伙伴!而這當算是凝聚讀友的工作,更是獨立書店不獨立的部分!

最近房主又有大行動,竟然搞起號召讀友們響應加入協力修屋、並徵詢協力入股經營老旅社的運動,位於洪雅書房後方不遠的玉山旅社,是許多人搭乘阿里山森鐵進出古蹟北門驛站時重要的印象,如今房主為搶救這間年久失修的老旅社,不得不又有了這場新運動,進行書店周遭創造新景點、「結市」的工作。

這是獨立書店面臨環境惡劣的條件下自己奮鬥求生存殺出路來的方式,這方式又格外具有文化資產保存的啟發效益,是件很屌的事!或許就是因為這些許許多多看似平凡卻又超出(獨立出)一般書店軌道的經營事蹟,而使得獨立書店能夠有點了不起吧!

有意加入顧書店的義工、秀明自然農法的水稻的工作伙伴、響應加入協力修屋、協力入股經營玉山旅社等,敬情回覆。也可先來進行深入詢問!

洪雅書房:嘉義市長榮街116號
電話:05-2776540或0929536133余國信
電子信箱:
hoanya@ms41.hinet.net
洪雅書房部落格 http://blog.yam.com/hungya
古墟23.5°市集活動部落格 http://chiayimarket.blogspot.com/

創作者介紹

觀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文化 創意 產業

ccindus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洪雅文化協會
  • 哈囉你好,我們是洪雅文化協會,感激你對洪雅【古墟23.5市集】的支持,我們在8/1又要舉辦【古墟23.5市集】嚕!歡迎你繼續支持並加入我們的行列,你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鼓勵!
    詳情請至古墟23.5市集部落格:http://chiayimarket.blogspot.com/2009/07/235-in.html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