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自由專訪要可能要卸任的故宮院長。
我對政治是否領導故宮,沒興趣。雖然意識型態鬥爭,在台灣過去非常流行,但跟教育一樣,問題在結構,不在意識型態。

我注意到故宮的人事聘用,他們過去沒有搞一個彈性而古怪的『行政法人』(再說一次,母法並沒有通過),反而修改組織法,現在,故宮人事聘用問題並不如兩廳院大,這個差異比較的出來。

第二個,故宮作為一個國家最大的博物館,他進來方針是轉型跟商業結合,反而一改過去文化人習慣:文化就是要搞自己的一套。收到了商業利益成果,現在講話也大聲起來。

最後,故宮在內部收藏上,也可一談。先前也有人討論,故宮是否過於中國化,其實還好拉,他們買的到、做跨界的展示,也沒啥不好的。
不過握有這麼多中國古物,而且其中非常精緻的不少(我好像聽蔣勳說過,他老師先前就是管故宮文物來台的,其中有很多傳世珍寶),台灣雖然代工業興盛,普遍充斥代工心態,但還是有王牌,縱使他全部都是中國古物。

======
期盼故宮注入台灣新精神-專訪故宮院長林曼麗 

專訪/記者凌美雪

隨著新內閣人事明朗化,故宮院長林曼麗也將於5月中卸任。這意謂著帶有濃厚宮廷色彩與政治符碼的故宮,又將再一次「改朝換代」。

雖然談文化盡量不要因人廢言、以政治涉事,但不可諱言的,故宮院長職來自內閣制的政務指派,說穿了,即使不是藍、綠立場壁壘分明,院長的政治色彩,多少會影響帶領故宮的方向,終究,我們是要悍衛一個保存與發揚中國文物寶庫的故宮?還是要完善一個有「台灣」辨識度的故宮?

這個華夏文化的大寶庫,經過八年本土政權的經營管理,到底有什麼樣的改變?而身為即將交棒出去的故宮院長職,以「old is new」的精神為基礎,一步步把老故宮帶往新思維的林曼麗,怎麼看待?

解放政治色彩的框架 重視人的價值

問:民進黨的本土化色彩,向來被質疑與故宮的中國文化淵源相衝突,妳個人怎麼看?故宮會隨政權轉移有什麼大改變嗎?

答:我在故宮四年,但對我來說,博物館的經營管理在人類社會歷史的角色才是重點。故宮跟中國社會的歷史淵源是不可改變的事實,即使如此,還是要回到博物館本身的角色與社會責任。故宮雖有「政治符碼」,這八年來,我們盡量去超越其制約,讓真正人類文明的菁華與吸引力展現,且結合台灣現代社會開放自由、科技、創意,是擁有充實文物的故宮責無旁貸的任務。我覺得不管是誰執政、誰當院長,從專業角度看都是必走之路。由此,故宮才能脫胎換骨,結果亦可受公評,我確信這是正確的方向。

因為,我們是解放政治色彩的框架,而不是改變政治色彩,這才能讓一個擁有豐富寶藏的博物館真正展現它的功能與使命。所謂文化,並不是誰主政就能把它翻轉,如果你是一個有文化素養的人,就不會用粗糙手法處理。怎樣從保存、供奉文物,轉換為重視人的價值,創造文物與人的對話,才是博物館該做的事。

調整結構的故宮 不走回頭路

問:妳在故宮四年,對故宮做了什麼比較大的改變?會不會擔心新院長又把故宮改回老樣子?

答:我不是不擔心,但我已盡力寫完該寫的一頁。現在很多人來故宮都覺得裡外皆美,是具國際性格的博物館,它已慢慢提升到一個水平,很多外國朋友來過之後寫信給我,說他們同意台灣的故宮是世界最好的博物館之一。所以我不認為「它(故宮)」會再回到過去。

此外,組織法的修正,除了使人事通暢、提升內部人員升遷管道,讓結構更健全,在我任內最後階段能調整好,我還滿慶幸的。在某種程度上,這亦是體制的變革,三處變八處,整合過程相當複雜,但我認為改變將讓故宮更有條件朝國際博物館發展。我們以前只有基金科,現在有文化行銷處,以前展覽組很小,現提升為展示服務處與教育推廣處,等於博物館的第一線服務到後面的硬體都有很強的連結。

同時,我們最近也會讓兒童博物館正式開館。過去在教育推廣一項,故宮是很不friendly的,但博物館對教育有責任,兒博是教育推廣的基礎。原來正館重建時沒有兒博,我們很欣慰520前可以開放。

桃園機場二航廈也有故宮的未來博物館,它的特色是高科技、數位加多媒體藝術家的創意。有關數位科技的結合,台灣可說已是全世界的典範,如去年我們參加奧地利電子藝術節,就有很成功的經驗。二航廈的未來博物館雖小,但我們希望來台旅客離台前可體會具有台灣文化內涵的創意。它代表台灣新的文化與進步,未來能否深層發展值得期待。

我們打開了故宮的大門 更開放、也更民主

問:這期間有沒有什麼困難或挫折感?

答:長久以來大家可能以為故宮很封閉,某種程度上,以前故宮的人事聘任是有一點封閉保守,但也因此,故宮真的像個大家庭。現在有新的組織法,吸納好人才,新血不斷注入,適才適所,經營面向也變多。

雖然在組織改造的過程裡有很多不同的意見,首長必須肩負溝通之職,讓負面的想法變正面的力量。

我期待院內同仁能與時俱進,同仁在這段時間成長許多,我相信故宮不會再回到以前那種閉門做學問的時代。

印象中的痛苦經驗,應該是去年弊案發生時,在故宮內部產生一種不信任感所造成的傷害。我們除了盡量協助同仁從風暴中走出來,也自我檢討,如公務系統的嚴謹度,做行政革新的計畫,提升公務員的職能。

南院若與故宮切割 將只剩一個空殼子

問:有些國民黨立委認為故宮南院既定位為亞洲博物館,就不須成為故宮分院,甚至可能主張把南院與故宮切割,妳有何看法?

答:以羅浮宮為例,它為什麼要有朗思、阿布達比分館的概念?就是要擴大博物館的影響力。若南院與故宮完全切割,南院就只剩一個空殼子,將失去競爭力。

故宮有很多文物,正館展示空間也不夠,如果對故宮院藏文物的研究都只是從中國的角度切入,很多東西永遠不可能變主角。但若從亞洲觀點切入,將可以看到很多有趣的文化脈絡,新的主角就可以登上舞台發光發熱。我們吸納不同領域的專家,去了解更多東西,說更多故事,希望能提高國人的視野。

故宮非單一民族博物館 不該自我設限

問:如果如國民黨立委主張的故宮文物購藏基金只能買中國文物,會不會影響將來的發展?

答:故宮的文物購藏有所謂作業基金,若購藏經費還沒用,就累積其中,成為日後擴藏的經費。至於,該買什麼樣的文物?這其實是一個觀念的問題,故宮以前是皇室蒐藏,但對一個博物館發展來講,不能只買中國文物,除非把故宮定義為單一民族博物館,但這是一種局限,以故宮目前的優勢,要擴大它的影響力,要有一定程度的規畫與方向,如此才能有遠見。文化的發展還有其國際交流影響的層面,不該只用狹隘的政治思維去畫地自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cindustry 的頭像
ccindustry

觀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文化 創意 產業

ccindust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