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在自由時報上,有一篇對蕭青陽的訪談,談他對文創的觀感。對於政府的作法、對於各種相關角色的意見,我想下文都表示的相當清楚,內容可以自己看看。大致上如果跟張大春PO文引起的效益連讀,也會有一些心得。

倒是在張大春PO文後,包括在蕭青陽訪談「一切靠自己」後,對創作者、媒介者、政府等,小弟想大概議論會很多。後來小弟倒轉個方向去想,如果我們就從「論述」上去看,也就是從對「思考」進行再思考(也就是反思),可以怎麼去看待呢?

倒是突然想起了,在歐洲,有一系列對創意工作者的調查,先前好像也提過。該調查內容諸如各種相關工作者的收入、出身、性別、教育程度,甚至每個月花多少錢/時間在創作、在生活,生幾個小孩等。

ccindus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最近因為張大春的發言,引起一些「文創產業」體系式的討論。今天在聯合上也有一篇從「社群網戰」上,以創作者、媒介者等角色去思考的討論。

其實內容也並沒有多新穎,這些觀點在前兩年鄭秋霜出版的書就提過了,當時也是以「澤崎小姐」來代稱這樣的代理者、經理人的角色,下面則是以馬克佐克柏為例。

看到最近對這樣的爭論,其實我們應該要驚恐才對,因為文創並非新的事務,像電影、音樂,乃至於出版,在台灣都是數十年的經驗。到了今天,2010年的秋末,我們還在辯論創作者、經理人、消費者等的位置與職責,意味我們對「文創產業的體系」這件事根本搞不清楚,但其實多數的創意產業早就存在,但各自發生不同問題,使之無法產生舊日榮光,同時也因為既有的創意產業面對轉型危機、市場挑戰,內部都在改組,使得讓經驗無法傳遞給其他新興產業,比如設計業、創意生活產業,或者幾個藝術領域可能的產業化上。

ccindus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張大春PO文事件,在中時揭露以後,後續對文創產業/政策的捍衛之聲四起,今天在中時社論,又有一篇。

大致上看起來也就是比如張話說的太重、台灣文創未來還是很有希望、台灣文創還是有所危機之類的話語。

這幾篇觀察下來,對PO文回應、以及對台灣文創產業/政策的反應,似乎有某些作文的方式、趨勢,甚至引用的資料來源,大概也就是那一些。比如,90年代在台灣熱炒的「文化工業」論,在現在主要的文創產業論都聽不到;比如,也有一些傳播界的學者,一直對文創產業有探討與分析,不過他們的關心與意見,也沒有出現在主要的文創論述裡面,比如,如果投入200億元就可產出這麼多產值,那為何不投入1000億元?

ccindus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今天在中國時報上,出現了一個區塊「張大春:狗屁的文化創意產業 PO文回應淡大生」。在近來除煙火秀以外冷淡的文創討論,看來又會熱一陣子。因為張大春在他的blog文章中,用詞其實滿直接、也算難聽了。比如裡面出現有:致哀、惡性腫瘤、寄生蟲、幫閒份子、雞零狗碎、詐騙集團、浪費時間等詞彙。

【延伸閱讀】「答大學生────關於狗屁的文化創意產業」
http://blog.chinatimes.com/storyteller/archive/2010/11/16/564264.html

ccindus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兩天其實聯合報記者周美惠有一則專題報導,探討流行音樂中新為何命運多舛?

下面也很概要性地幫我們整理流音中心的一些演進過程,包括歷任主委的政策、預算,以及一些贊成或反對的意見。

這個中心籌畫了7年,每年都有預算,也每年多少都被檔了預算;7年,也有很多爭執,甚至是款項挪移的事情出現。連南部定址,還出現「這是什麼世界」的經典用語。

ccindus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今天在經濟日報上看到一則,由於文博會蕭副總統致詞產生的迴響。

正好也扣連到昨天對對王偉忠的報導,我們所提出的問題。下面這一篇社論,大致也想這麼去想,不過再看看下面的一些陳述、提問,似乎看完也不知道究竟寫了些什麼?

不過倒注意到一個問題:當我們談文創產業時,現在漸漸發現到產業端有其問題,但是當發現問題時,比如下述談到的盜版等,怎麼面對?文中不斷出現「文化」或生活形態,但台灣的文化究竟說了些什麼?

ccindus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近翻開新聞,其實文創面的消息是有一些,除了花博以外,重點諸如一些大型展會展活動出現,比如文博展覽。

另外一個就是1112因應孫文誕辰,電視製作人王偉忠被邀請進總統府演講,也提出了一些觀點。

我們是這裡比較奇怪的是,不太關心有什麼新的創作作品出現,什麼本土設計品、展演節目之類的,相反,我們關心的是看待文創的方式、觀點與意見。因為文創的問題要釐清,似乎不是立刻有個天才或人才、明君在世之類的,而在於:我們對局勢是否清楚、論理是否清晰?以及利弊得失考量過後,我們選擇一條最適當(成本最小、獲益最大)的路?

ccindus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