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天的侯同學投書,今天這位鍾同學投書,都非常有意思。談的應該是同一件事情。由兩位高中畢業生投書,撞擊這個早就狂顛的體系與單一價值觀,十分有意思。

哲學是不是餓死?歐洲應該不會,不過台灣很可能會。我記得在蔣勳的書上看過一個故事,他說他大學常去哲學系旁聽,認識一個相當努力思考的同學,也立志要當哲學家,但是他主張,台灣沒有哲學,因為台灣是熱帶。數十年後,蔣在路上巧遇這位當年的同學,西裝筆挺,經商成功。

ccindust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